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32]

     現在回到彭哥列度過一段養傷的時間了,行動範圍也從辦公室和病房兩地間慢慢擴大,目前已經能參加一些晚會,談判雖然還不可以全部性的參加,需要透過里包恩他們的過濾挑選,但不必像剛回來時一樣小心翼翼的了。   這段期間,雲雀恭彌幾乎每天都會和他相處上半小時,有時候只是小談幾句,有時候沒多說什麼。寧靜時分,待在同一個空間反而是很安靜的,向來都是他提出話題,最後都是雲雀說出最後的對話。   其實他是想接下去的,卻每每都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的闔上張開的嘴,把發出一些音節的字收回自己心裡。雲雀不是喜歡過問的人,所以當然就這樣停下了兩人的談話。   每當男人離去,那被留在純白房間的人總是會露出一抹掙扎的情緒。            晚上滿載著一身疲憊進到房間,他的療養算告一段落,不用再繼續住在病房了。緩緩退下西裝外套及襯衫,皮帶也被抽掉掛上臥室內的沙發椅背上,因為實在是很累了衣服也就隨便一丟扔在沙發上,全身剩下西裝褲開始在浴室放熱水,想好好的泡個澡。   脫去褲子拿了蓮蓬頭澆溼身體,溫熱的水流浸潤了蓬亂的短髮,深褐色的髮色在水霧之中變的朦朧,色塊暈眩開來,輪廓成了模糊的淡棕線條。輕閉著雙眼,任蓮蓬噴灑出的水滴降於臉上、身軀,沖去了剛剛抹上的沐浴乳和洗髮乳產生的白泡沫,那抹白在排水口附近打轉幾回,便流進了裡面。   當他關掉蓮蓬頭正要泡入浴缸裡放鬆一下的時候,沒料到因為水的流動聲消失了,輕易就能夠聽見浴室外的聲響。那清脆的叩門聲節奏相當一致,透出一股習慣的氣息,就是像那男人才會有的做風,簡潔不多餘的行動模式,那聲音除了敲擊聲外,並沒其他雜音。      『誰呢?這麼晚了,是雲雀嗎?』拿起浴衣套上。仔細想想,他今天沒有來找過自己,那在門外的應該就是他吧?   『嗯,我要進去了。』      門被推開,雲雀難得沒有穿著整套西裝,而是一件薄襯衫,雲豆窩在那蓬鬆的黑色髮叢中瞇著眼睛,好似快進入夢鄉的半夢半醒狀態。看到對方那樣的衣著,看來是快睡了吧?      『這麼晚了……有事嗎?』關上門,他問移開他的衣服坐到沙發上的男人,心中倒抽口氣。什麼時間不挑偏偏挑上了這時候,衣服亂掛想必次會招來一頓念的,也做好了被嘲諷的心理準備。   『沒有,只是因為今天沒看到你就覺得不對勁。』打了個呵欠,他眼角泛起了睏意,被壓迫滲出了些許淚珠。『澤田綱吉,今天如何?』      意外的沒遭到責難,他悄悄呼了氣轉身坐上了雲雀旁邊的位置。雲豆原本想跳到澤田綱吉頭上,卻硬是被一隻大手抓回來,牠的主人念著說那頭髮是濕的,別過去要不然又要幫牠擦乾之類的。      『跟往常一樣,倒是雲雀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找我呢?』疑惑的問,靠過去的同時才發現那襯衫下有零星的傷。今天他沒接任務,是如何傷到的?   『……』起初的淡漠表情僵了下,彷彿是在思吮一般蹙緊眉頭,露出了敵視的眼神。不用太久,那些表情就全部收了回去。『不用擔心,沒事。』      拍拍半濕的棕髮,男人的視線早不在了這間房裡。略敞的窗戶,新月之夜暗淡,星宿忽明忽滅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