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七、糾結

     猛的抬起臉,他仰望頭上的一片天空,那見到的景象讓他的瞳孔震縮了下。   空中是淡藍的色調鋪成的布幕,蔚藍到沒有一絲其餘的色塊,純粹不已的天空,美麗的晴朗天氣。   下意識的去抓了自己身上的衣料,那觸感……   乾爽,沒有任何水分的布料,略為粗糙的滑過他的指尖,手稍稍鬆開那衣服就滑落手裡,擺回了原先的位置。      「沒有下雨……」他低下頭,兀自喃喃的念著。      男人卻沒有聽見這段話,也沒有去查看被放在衣服內的照片,方才因為少年突然的疑問而匆忙收進衣服的照片,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裡頭的景色依然是陰雨綿綿的,兩人身上佈滿水痕。   他想到了少年只有答應他拍一下照,於是牽好那隻手,將人帶回屋內,想說時間還沒到中午,應該能讓對方再睡一些時間,自己則是得回去了。   回到那,冷清沉寂的屋子。      「你可以再睡一會,我要回去了。」男人幫躺上床的人蓋上被子。   「……」神智有點恍惚的樣子,他面色蒼白的就快和被單融為一體了。   「下次見,雲雀。」      當男人轉身背對他的時候──就都只是瞬間發生的事。   雲雀大力的掀開薄被,一撲就撲上了厚實的背脊,男人對於忽然承受的衝擊來不及抵擋,踉蹌的往前摔倒,碰的聲響似乎連房屋都被震動了。      「……雲雀!」口氣中是滿滿的不悅,回頭瞪了那趴伏在自己背上的少年。   「你沒有……說……清楚。」顫抖的音調,雲雀發覺根本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現下的情緒,畢竟那接二連三的出現,對他討厭渾沌不明的個性來說,都是非常厭惡的。      剛剛就在男人轉過的剎那,那隻曾經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手,像是穿越了空間一般,突兀的現身,手裡抓緊的東西幾乎掩蓋了男人寬大的身影。夜黑的布張開,然後變的平整貼合上了男人的身型,在雲雀眼中,那看來就是男人穿上了那件黑色的衣服。   不正常……絕對不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你的……名字,你沒說。」一定,那現象和眼前遲遲不肯透露姓名的男人有所關連。不喜歡被隱瞞,他想知道……之前從沒了解過的事情。   「那不重要。」翻正身體,他撐起上半身連帶扶著雲雀一同坐在地上。男人摸著自己撞到的鼻子跟額頭皺眉。   「誰說不重要──!」      男人呆愣,已經好久沒有被對方大聲吼過了,自從關係演變成現狀以來。      「你……打從一開始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現!擅自出現在我家!還擅自進來又叫我的名字!最後還……」彷彿哽到了,一時間沒脫口而出,面頰的熱令他差一點忘記自己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   「……」男人沉默的,聆聽他說出的每一句話。   「還擅自……闖入我的心!害我也覺得自己很莫名其妙!」鼻頭酸澀的感覺,雲雀又氣又惱的,不甘心……說出來後才發現男人影響了他這麼多。「要是不說清楚,你要讓我……怎麼樣面對自己現在的心情……很難受啊!很討厭啊!什麼都不曉得的……」      雲雀一點都不能控制自己接下來的動作了,他發抖的靠在男人的胸口,被瀏海遮住的額依在那,眼睛流出的淚水低落,沾濕了男人身上的衣服、撐在地上的手背。   喉結上下滑動,糾結的面容凝視懷裡悶哭的少年。那老是對於表現弱懦相當克制的雲雀竟然會在他人面前哭泣……   撥開雲雀耳畔旁的鬢髮,他把脣湊近。      「我只說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