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二生 陰謀論

     被押解的途中,孩子們嗚嗚咽咽的抽泣著,手腳被麻繩緊綁的滋味很不舒服,硬刺的纖維還會割傷皮肉,陰暗的空間擁擠,讓他們感到莫名的害怕。   同車的大人也是被手腳反綁著的,身上有著抵抗的傷口,其中一位男子肩膀處還有槍傷,血液泊泊的流出更是驚嚇到了小孩。另外的兩個人,身為女性的加諾其實除了一些打鬥的撞傷瘀青外,沒有其他嚴重的傷勢,澤田綱吉倒是三個人裡面傷最少的。因為他根本無法反抗……這算是這種結果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因素,他本身完完全全不了解。      「吉里爾先生,你的傷……」皺緊眉,他在當時感覺到有子彈將向對方發出,卻無法及時提出警告而避免,澤田綱吉內疚的眼神十分的痛苦。   「沒關係,我應該說是習慣了。」苦笑,想要他安心但是這樣說起來很沒說服力吧?畢竟是槍啊。   「澤田你不需要這樣,他會中槍並不是你的錯。」加諾出聲要他別再自責。      在以前,尚未到那裡落腳開起孤兒院前,他和其他的兩位都是某黑手黨的相關人員,出生入死的經驗不下數十次,面臨生死關頭的災難也多到雙手都數不清。所以對他們來說,槍傷刀傷其實都是家常便飯了,更遑論是遭到俘虜或是監禁的狀況,再怎樣厲害的人一生當中多多少少都會有個幾回這種經驗。   吉里爾靠坐在車廂的壁上,現在卡車內搖搖晃晃的情況使得他身體不是很舒適,尤其是肩膀的熱燙。他聽見了坐在一邊的人發出輕輕但沉重的嘆息,視線對過去,是加諾的側臉。   心緊緊的被抓住拉扯,他明白對方嘆氣的原因。旁邊有澤田綱吉安撫孩童的聲音,他也聽的出來那音調隱含著顫抖。   也是……看見有人死在自己面前,還是親近認識的人,那體驗真的是不好受。況且現在跟他們一起生活的澤田綱吉,根本不知道黑手黨,也沒接觸過血腥,算是……保有純潔的一半。      「塔美利克……」悄聲說的,不是隱身時用的化名,而是那男人真正的名字。「真的……很對不起啊……」心中的悼念深刻,吉里爾和加諾一同在心裡替共事的夥伴哀悼。            動作迅速的將那建築通往外面的出口都看過一遍,然後仔細的觀察蛛絲馬跡,想確認襲擊這裡的那群人離開的方向。   粗魯的踹開廚房的後門,當他見到泥地上明顯的輪胎印後,在腦中響起「就是這裡!」,然後他掃視附近被衝撞亂七八糟的屋舍,喉間泛起了輕蔑的笑聲,嘴角微微的彎了。      「真是一堆,小看人的垃圾。」發出詭異的笑聲,男人把手指戳進右眼,在血花蹦飛後那血紅的眼球中,數字轉換成了五,身後燃燒著黑暗的火焰,整個給人相當危險的氣息。「看我怎樣……玩,呵呵呵……」            翹二郎腿抽雪茄,粗鄙的字眼用在他身上反而不適合,因為他即使是做著這些粗俗的動作,不過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就是與那些混混或是交易毒品的毒蟲不同,也不是一般路上可見的黑道頭頭。   他好歹也是個彭哥列家族的高層成員,即便做事風格總是不擇手段,或在私底下做些交易,風評在家族裡也不是很優良,但是能坐在高層會議,就代表他有一定的勢力、做事的俐落果斷。      「捉到了嗎?」吐出一口濃煙,被那噴中臉部的部下沒有半句怨言,不敢有所抱怨,聽從的向他報告進度。   「回報說已經抓到了,其他的有幾位孩童和兩位疑似前門外顧問的成員。」翻開剛剛呈上來的訊息,整理出大概後念著。「在獵捕過程中,有一位似乎也是前門外顧問的男人被殺掉了,他們說是因為對方強烈抵抗……」看到舉起的手停住話。   「其餘的人不重要,『他』有確實在運回來的路上吧?」   「有的。」      繼續抽他的雪茄,心中擬定的計劃到這大概完成了一半左右,剩下的,就是除掉那些知曉當時研究的人,只要除去那些會揭露他陰謀的因素,那接下來的情勢就隨他掌握了。            「蠢綱,你確定……」嬰兒帽子下的眼神很犀利,他已經很久沒有對澤田綱吉露出那樣的眼神了。自這個他接任之後,沒有過。   「我了解你質疑的問題是什麼,畢竟我沒有超直覺,但是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他將那張從殺手衣服抽出的紙張放在桌面推過去,里包恩拿起推過來的紙片看著,面色凝重。      雙方沉默許久,只因那個情報實在是太實在是太過驚人,要是真是如此,那可能很多人都有問題,勢必要進行組織內的大規模肅清,到時後遭受損害的不單單只有家族內部,還可能導致對外的盟交產生危機。   要是像彭哥列這樣大的黑手黨自己發生問題,那周邊的敵對即同盟都會有所行動,不能說全是對家族有害的,不過那絕對是大多數。      「喂!雲雀我要你……」里包恩撥通內線要掌管很多情資的雲之守護者來這商談,話卻到嘴邊打住。「草壁,怎麼會是你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