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楔子 濫觴

     動盪的社會,總是會孕育出對後世極具影響力的人物。   而未來,也被過去所發生的事束縛,甚至是牽引。            「喂……」金髮的男孩出聲,喚著身後的另一位男孩。      聽到前面的人似乎是在叫自己,原本低著頭他抬起臉看向對方。一頭紅豔的頭髮在火光搖曳下閃耀,卻失去了活力,有著一股沉重跟灰暗。      「──」說出對方的名字作為回應,坐在地上的他那略長的髮絲蓋過右邊部分的臉,鮮紅如髮色的液體沿下巴滴下。   「我決定了,我要成立,足以守護週遭事物的組織。」垂下頭,金黃的瀏海使得他的表情被遮住,聲音發顫。「我不想要……再碰到這種事了……」      語調中滿是懊悔的情緒,那股悲痛快令他崩潰。不過,我得撐下去……它是這樣在心裡告訴自己的。   凝視著他的背影,後頭的男孩能看見,那保含不甘心的晶瑩淚水流下,澆灌在他腳下的焦黑土壤,發抖的身軀和握緊的拳頭透出悔恨及無力感。            剛升上高中的澤田綱吉,今天正要去參加他人生中的第一個高中開學典禮,眼看分針慢慢步行了幾大格,他就快要遲到了。   只是,他現在完全沒辦法注意到牆上的鐘跟時間,眼睛一直盯著面前的玄關,連母親奈奈在廚房催促他的聲音都沒聽到半句。身穿黑西裝的小嬰兒,他的家庭教師里包恩帽簷下的臉顯示出他有多不耐煩,大約又過了一分鐘多,他已經完全失去耐心,不過看來站在門外的人也是差不多了。   里包恩抽出上衣內的槍,用力的扣下扳機以示警告,門外的人跟著掏出一對銀拐,雙方都展現出威嚇的動作,這才讓失神的澤田綱吉回過神,驚嚇的跌坐在地板上,弄髒了他全新的制服。      「雲雲雲……雲雀學長,你怎麼會……」   「到底要不要出門?不是要遲到了?」雲雀瞇起雙眼,指指牆上的時鐘。   「我的天啊!只剩不到十分鐘了?」轉頭看到時針分針的位置,他差一點沒昏倒,面色發青。   這時在他一旁的里包恩舉起槍枝,對準澤田綱吉的腦袋。      「快給我去學校。」   接著就是一陣槍彈狂掃,逼的那幾乎嚇到站不穩的少年連滾帶爬的出家門。      「完了……就算用跑的一定會遲到啊……」哭喪著臉,他低聲哀嚎。   「我載你。」      聽見對方冒出口的一句話,澤田綱吉心想上天是在玩弄他嗎?怎麼開學第一天就給他太多恐怖的事齊聚發生啊!   但是礙於怕對方生氣咬殺他,還是乖乖的應聲後坐上停在家門附近的重機後座,讓雲雀載自己一路狂飆到學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