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時之一 邀請

     微笑的看著對方,Giotto面容和善。只是對方似乎不怎領情,鐵著一張臉回瞪,天藍色的雙眼凌厲,帶有獨樹一格的冷峻氣質。      「阿諾德,你願意嗎?」語氣和緩,略低的聲音用溫柔的方式說話,特別帶有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我拒絕。」對於那一般人難以招架的問話方式,男子一點都不領情,直接了當的說出回絕的答案。   「唉……你這樣我很傷腦筋呢!」微微皺眉,微笑顯得很無奈。   「我不管你怎樣,我不會答應的。」      見過幾次面,卻都不是在正當的場合遇到彼此,當然對對方的印象不會好到哪,尤其是做事一向直接,厭惡暗中來的阿諾德。   身為某國的情報局掌頭人,他討厭,憎恨著黑社會的一切,所以當在義大利剛崛起,正急速拓展勢力的黑手黨彭哥列邀請他加入時,面對獨自前來的首領Giotto,他心中想的只有逮補對方,而無答應邀請的念頭。      「考慮一下吧?」Giotto和顏悅色的說,沒有看抵在胸前的手槍一眼,那笑容在對方眼裡看起來就像是在嘲笑,蠻不在乎的態度讓阿諾得臉色不是很好看。   「我說了,我拒絕。」將槍口對準胸口中間偏左的地方。「你是要被我逮捕還是被我一槍斃命?自己挑一個,算是優待了。」      持槍的右手扣下保險,喀啦的聲音在室內迴響的清清楚楚,沒多少照明的房間裡充斥了殺氣,身穿深墨綠色大衣的男子身影這時幾乎要消失在這,只剩淺金的短髮和天藍的雙眼散發黯淡的光輝。   反之,面臨生命危機的人金黃蓬鬆的頭髮跟橘紅的眼中透著一種溫和柔軟的思緒,沒有絲毫懼色,也沒有一點憤怒的情緒。晚風從他闖入時打開的窗戶那灌了進來,吹動他身上厚重的漆黑色披風,對方大衣的衣襬跟著輕輕浮動,兩人的身形讓灑下的月色勾勒出銀邊,模糊卻又鮮明。      「我們家族真的很需要你,而且……」刻意前傾著上半身,這舉動使得阿諾德警戒的後退一步,但是槍口仍是指向他的。「我欣賞你不畏強權的性格,很適合當我的雲之守護者。」Giotto笑容愉悅,似乎無視了對方越加濃烈的殺氣。   「少囉唆,看來是想死在這是吧?」瞇起眼,握牢槍,食指壓下扳機……      就在扣下的前一秒,阿諾德臉色一變,藍眸睜大快速的往後一蹬,他剛才站的地方已經是彈痕遍佈,又是幾個翻身動作,都以幾公釐的距離避開瘋狂向他發射的子彈。閃身到堅固的木製傢俱後,原是想等待到那人射光彈匣時補充的空檔反擊,不過對方的彈匣彷彿是有無盡彈藥一般,攻擊的火力沒有一絲減弱。   嘖了聲,只好隨手抓了一邊桌上的小花瓶扔過去,然後他聽到陶瓷被射穿碎裂的聲音還有水潑灑的聲音,也聽到一個低沉的男聲咒罵著。趁這時阿諾德自傢俱後跑出,穩住姿勢對那突然出現在房間裡的紅髮男人開槍,那個人正在弄掉頭上的碎片和臉上的水,對此時遭受的攻擊露出意料之外的表情。   碰──!   槍響下一道光劃過這幕黑暗,地板發出了黏稠物掉落的啪噠聲,地毯傳出吱吱的灼燒聲響,那裡泛著一閃一閃的豔紅光芒,最後消弭於暗色裡。      「唉……G你又跟來啦?」靜默的氣氛被Giotto無奈的嗓音打破,他的額頭發出橙色的火燄,漸漸的就熄滅了。      Giotto稱作G的男人收起了手中的槍枝,阿諾德訝異的注視著他,因為他手上就只有兩把槍。雙槍……可是剛剛的攻擊火力是怎麼麼回事?望向腳邊散落滿房間地上的彈殼,都說明了那猛烈的槍擊是真實的。   待槍收好後,G恭敬的對Giotto行了鞠躬禮,語帶萬分歉意的說著。      「首領,真的非常抱歉!」   「沒關係,反正我也知道你一定會跟來,就算是我命令不准跟也一樣。」嘆氣,而後轉頭看著阿諾德。「真對不起啊,我沒管好部下,我對剛的襲擊和你說聲抱歉。」   「……」沒回答,對於Giotto說的話還是當成耳邊風,慢慢走到門口。   「喂!首領在叫你是沒聽到嗎?」見到自己尊敬的首領遭到漠視,G氣急敗壞的對阿諾德大吼。   「別這樣,讓他離開。」伸直手臂擋在快衝過去攔人的G,Giotto語調平和。   「可是……」   「這次就算了,我還會再去找他的。」露出一抹微笑,闔上眼。      呵……的確是很合適呢!不管是她們說的,或是對我來說。      「妳們說的話確實有幾分可信度。」      Giotto悄聲的說,沒讓走在自己身後的G聽見。他們的背影走在深夜時分的街道上,任憑星辰的光降於自己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