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八、串聯

     心跳聲漏了一拍,機械短短的發出刺耳的尖銳長音,卻立馬就恢復原先的平穩節奏,起起伏伏的鮮綠線條在冰冷的螢幕體舞著詭異的緞帶舞蹈。無止盡的綠色細線從一端晃至另一端,不斷的重複、再重複,用最消極的方式告知眾人,這個人,躺在床上蒼白如紙的少年他還活著,極為單調的,存活於世上。   空白的房間,位在遙遠的盡頭,剛才那像利刃般的噪音並沒有吸引到任何人去查看。   沒有……任何一個人。            他以冰冷的面容注視眼前的兩人,漆黑的深淵將那影像吸了進去,逃不過,就跟黑洞一樣難以逃脫。   彷彿不存在的佇立在那裡,默默的、靜靜的,動作不加修飾很自然的站立在位於兩人的視線範圍內的地方,手拖著一件黑色的舊衣,雕像似的就只是站著,雙眼眨也不眨的直視表現溫柔的男人以及小聲啜泣的少年。      到頭來,還是要說了是嗎?      心中比無奈更強烈的是憤怒,都已經走到這了,要是斷然拒絕,那結果就不會成為開端導致下一場的夢境,連讓事情在這一段結束都辦不到,他為此感到極度的不悅。   讓少年知道彼此間的關連性的話,只會讓個性執著的他深深陷入,絕對不允許毫無來由的事任意的開始與終結,是一貫的固執。他會去追尋原由,他會去追求能夠接受的結果,不達此目的,是絕不會善罷干休的。   輕輕闔起眼簾準備著,準備迎接再一次的結束,再一次的開始。            嘴微啟,揚著那張幾乎被淚水掩蓋的臉,視線所及的只有男人墨黑削短的鬢髮,肌膚小面積的摩擦,互相細細的處碰每一吋,一點一滴的溫度迷散在他們之間狹小的縫隙中,讓少年差一些以為現在是悶熱的仲夏。   略抖的手舉起用力的像是使盡全身氣力那樣,緊抓住男人後背的衣料,收著手臂令兩人的間隔化為虛無,殘流淚痕的臉頰密實的貼合在男人寬厚的胸膛,輕顫的眼睫掩蔽視線,使得俯瞰他的男人無法辨識那飄忽的眼神。      很溫暖……不對勁的溫暖。      跟當初的低低暖意相比,現在的有如炙熱的陽光。相處時有時後會聽到,男人抱怨體溫過低的呢喃,但是他從來沒有去在意過那比常人低的溫度,因為對臥病已久的他來說,那暖度早已足夠。   而現在的儘管帶給他更溫暖的氣息,少年卻感受到一種難耐,與那絲毫不相稱的感覺,是冰冷至極的不安……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居然產生了類似害怕的情緒。      「你說,你只說一次?」   「嗯……所以雲雀,你要聽仔細。」男人稍稍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好讓眼神能交會,微瞇的鳳眼令那黑亮的眼瞳更像是閃爍不定的黑耀石。            閉著眼睛的他承受窒息般的難受,明顯的皺起眉頭。   時間……還剩下多久?這場夢剩下的時間?   啊……一定,流逝的速度就是雨水落地那樣的迅速吧,很快……            「我,和你相同的。」男人支手撫上雲雀淺白的臉頰,指尖搔過柔細的短髮。「雲雀,雲雀恭彌。」      睜大眼凝視面前和自己輪廓相似的臉龐,不可置信的想張口發出聲音駁斥,以為對方只是在耍他。   但是到了一半,猛的停頓。   他發現,以往到現今的種種都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連接起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