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四生 所承受

  冷冷的望著周遭的槍孔,正好在此時,蓮花的細莖震動了下,隨後血液四濺,綻放起無數的紅花及噴濺出無盡的血泉於天際,面露驚恐的頭顱跟那被扯下四肢的身軀而後重重的摔上地面。      咻──喀喀喀!      沒有因為害怕造成的遲疑和停頓,那些槍口同一時間也發射出了數以百計的子彈,槍槍的靶心都是位於中央的藍髮男人。就算流彈波及了同伴或是躺死在地的屍體也沒有停下扣扳機的手指,槍聲震耳欲聾,那聲音就像突襲而來的海嘯,就快將這處給淹滅了。   待彈藥即將耗盡,他們停下了火力察看,只見被瞄準的男人仍是站在那裡,不過身體多處中彈,滿身是血顛簸的踩著他不穩的腳步,勉強用三叉戟撐住就要站不起來的身子。   t   「咳……是高層派來的?」咳出一口鮮紅,臉上擺出他一貫的笑臉。      沒有多餘的回答,又是一次槍林彈雨,最後那地方留有的只剩下──沾滿血破爛不堪的屍體,隱約在紅豔裡,還能見到湛藍的髮絲摻雜其中。            有一天在喝下午茶時,突然有部下進到他獨自一人休憩喝茶的小花園,報告說是雲之守護者有事求見,人已經到了就在外面等他。   詫異的張大眼,褐髮的青年想不出對方到來的理由為何,畢竟除了交付任務相關事宜和開會等的,那個老是不受拘束的男人才會與他見上幾次面。應了聲表示知道了,要那個通報的人先帶對方去首領室,自己隨後就會到,不過那部下卻說了男人想立刻跟他談,還說就算在花園說也無妨。   皺眉,他了解那人是相當重視隱私的,究竟是怎樣的事讓他感到急躁說要馬上見面呢?揮手示意下屬,要他去請雲之守護者進來。      『雲雀,有什麼事嗎?』替他斟了一杯茶,遞過去。   『那提議我打算等組織好計劃就執行。』接下喝了一口,心裡想著還是日本的綠茶比較對他的口味,西方的紅茶有些太甜了。聽到這話的青年吃驚。   『你怎突然就這樣說呢?』   『怎麼?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瞥了那不小心因為驚訝而倒了過多沙糖的人一眼,放下了茶杯,單手支撐臉看著旁邊。『不過我單方面可能沒有完成的資料跟技術,你得自己另外想辦法。』      沒有預想中的道謝聲或是訝異的聲音,雲雀恭彌感到奇怪的轉回目光,看見的卻讓他感到莫名其妙。   那微低下的臉被瀏海蓋過上半部分的表情,唯有那緊抿的嘴被看的一清二楚,還有發抖的身體。      『是他說的吧?他跟你說了?』語氣有些不滿和失落,哭腔略略顯出。   『……』瞇起眼睛,墨黑的眼注視眼前情緒有點不穩定的青年。『澤田綱吉,我是知道了,那些人……』   『你別說!我不要聽──!』      猛的推開椅子站起,小圓桌上的茶具被震動,裡面的內容物灑了出來,杯器掉落的碎裂聲刺破了原有的寧靜。就在那混亂尖銳的聲響裡,有一聲沉悶,是那張隔在他們中間的圓桌被推倒撞地的聲音。   一隻大手力道粗魯的抓上摀耳哭喊的青年,揪緊了他胸前的襯衫強迫對方和自己對視,在褐色的眼撐大面對那臉微帶慍色的人時,嗚咽聲剎時停住。      『不準逃避,因為就算不是現在的你,但那些人確實是你殺的,即便你沒有意識。』雲雀生氣的將澤田綱吉一把摔到地上,脫下了被紅茶濺到的西裝外套。『是他說的沒錯,而且上次的事已經證明的很明顯了吧?』   『嗚……』崩潰的癱軟在那,手不自覺的摸上手腕和身體,他能感受到,衣著下的疤痕刺痛著也同意著雲雀的話。『我知道啊……』      冷哼,頭也不回的手拿外套走出一片綠意,丟下了哭泣的他。   但剎那,哭聲停止,那原應虛脫的身軀卻從容的站好,舉手用袖子抹去了眼角及臉頰上的液體,痛苦的眼神變得冷漠,望向男人離開的方向。      『你還真的多嘴了,雲雀恭彌。』      當時殺了那些人的,其實就是他,就因為剛才的澤田綱吉下不了手,即便都面臨了生命危機。他才會擅自動手將敵人全抹殺掉,導致了記憶中的一段空白。      『你的懦弱,就由我來替你接下吧……就算你想死,我也不會輕易讓你如願的。』說罷輕輕掀起袖口的些許布料,那新舊交纏的傷令他難受的闔上雙眼。            氣喘吁吁的模樣實在是不適合他,不過他現下的狀況就是這樣,負傷行動不便的靠坐於密道中。   撕下衣衫的布料先替一些傷口綁上止血,意識都開始不清了要是再繼續失血,情況就真的會不妙,所以他即使不願意示弱,還是得要做出緊急的包紮。   搖曳的燭火讓身邊光影變化閃動著,紅黑的乾涸物體也被染上了與其毫不相襯的溫暖黃橙。   沒料想到那人那麼急,難道已經抓到了那被帶走的另一半?莫非六道骸那傢伙失手讓對方得逞了?他也是當晚才想起會議中的怪異之處,一般人是絕不會注意到的。   也因為他是策劃者之一,知曉參與的所有人員和高層幹部,就算他中途被迫從主策的轉為執行,但靠他的情報收集能力,那並不難。正是如此,他發現了其中一位曾參加計劃的高層幹部,在那會議上用詭異的眼神朝主持的青年投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