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五生 未料及

     急促的奔跑聲在樹林間響動,不時還能聽到幼小孩童的哭泣聲,大人粗重的喘息摻雜,可是向前的腳步卻絲毫沒有停滯,大人及幼童一起跑著。三個成年人手中都抱有一兩位孩子,過一段時間就會放下然後抱上其他的小孩繼續奔馳。   要是停下來,就是死路一條。他們彼此間都很清楚,尤其是其中兩位曾經多次經歷生死交關的人,他們也很清楚,這次遭到攻擊的原由為何。      「澤田,你撐的下去嗎?」加諾看著放下孩子後沒有稍加順氣便又抱起他們拼命跑的青年,她很擔心那沒有遇過這種事的他會過於害怕,而且這樣不休息一直跑可是會造成身體莫大負擔的。   「呼……加諾小姐,不、不要緊的……」抱緊懷裡的女孩,澤田綱吉用蒼白的面色對她露出一抹要對方安心的笑容。      蹙眉,然後和吉里爾對視。兩個人都很清楚,受過門外顧問嚴苛訓練的他們要是持續跑步不間斷的話,都會受不了,那何況是他?   但是雖然明白,卻也沒有說出來點破不安。加諾與吉里爾移路上除了尋找脫逃的方向外,另一方面手的位置都很靠近上衣的內裡,抵在衣服內的金屬上,好方便遇上緊急情況時立即做出反應。      「對了……加諾小姐,那個人、他怎麼辦?」回想起那追上攔下貨車的男人,眼熟的感覺似乎在哪碰過他,澤田綱吉很擔心,拖住那兩個人讓他們趁機逃出之後,藍髮的男人怎麼了。   「別擔心,他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儘管只有驚鴻一瞥,她就一眼認出來者是彭哥列中號稱最血腥的首護者,能在一瞬之間殺人無數的男人。   「可……」   「澤田先生,我們現在真的顧不了那麼多了!」吉里爾在他前方喊著。「要是不逃,有生命危險的是我們,要是死了,那不就枉費他的幫助了嗎?」   「……」      難受的咬住下唇,他差一點停下前進的腳折回去破舊的鬧區,只不過吉里爾的那句話讓他打消了念頭。仔細想過才發現自己的確是見過那人的,那次就是第一次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他相遇的時候,那男人靜靜佇立於褐髮青年身後,視線沒有離開過自己,為什麼呢?   他沒辦法多想,因為現在光是逃命就毫無閒暇的思緒去思考這件事了。            穿西裝的嬰兒掛下電話,臉色掩在帽子下感覺十分凝重,坐在他一邊的青年也同是陰暗的表情,那不帶暖意的深褐色瞳仁中慢慢醞釀的氣息逐漸充斥房間,連一向是無懼的嬰兒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蠢綱,你沒必要這樣。」   「那麼我該怎樣?里包恩。」鬆開翻閱通訊錄的手,用它支著他有點昏沉的額頭,指縫間洩漏出的目光非常犀利,冰冷的瞪視桌上擺放的紙張及那張紙條。「倒處都找不到紙上寫的傢伙,你叫我如何放鬆?」      他們兩人待在這間首領辦公室很久了,時間流速緩慢,使的冗長的氣氛更加凝滯,彷彿從沒動過一般,黏稠的讓人感到煩悶。對里包恩挑起眉,低沉的聲線發著抱怨的呢喃聲,接下來撥通書裡的一支電話,問不到一分鐘立刻狠狠的掛斷,按按鈕的手用力到指節泛白,動作也相當僵硬。   大約不到一小時前他拜託了掌管人事調度的雨之守護者去調查近期有無任何不正常的調派指令,果然在半小時後接到報告。   家族內部的人事是沒有奇怪的行徑,不過某位高層人員私自的派遣他的部下去了很多地方,其中最為頻繁的是一個鬧區,澤田綱吉在瞥見那令他熟悉不以的名稱,那片刻心臟不禁一陣緊縮,視野有些發白看不清楚,腦袋也是混亂一片。      「到底是什麼原因……那間孤兒院,可惡!」焦躁的再接再厲按下另一組電話。現下得知孤兒院已經人去樓空,他一定要查出那個高層幹部人現在在哪裡,就算彭哥列的情報網出動了,他仍是不放心,非得親自加入調查不可。      別出事啊……求你千萬別出事!      心中默念無數次,那個「你」指的是誰再明白不過,唯獨缺了呼喊的名字。   記憶中,自今都沒喚過的名字。他甚至感受到有股莫名的東西,在自己將要說出那幾個字的同時,躁動、紛亂他的情緒。而且有一段難以言喻的記憶,那記憶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它是真實,在他腦海裡記鮮明又模糊不清。   隱約是在黑暗中,聲音如同被擴大後變的朦朧遙遠,又在下一刻混雜水的氣泡聲,咕嚕嚕的細小聲響內,他能聆聽到溫和的嗓音,隔著透明的物體朝他說話凝視著他。身旁的隔絕物另一邊,也有相似的氛圍,他記得那時候自己感到安心,像是受到撫慰,那樣的奇妙。      嗶──!      不等他回憶完那斷簡殘篇的記憶,尖銳的聲音切過黏膩的空氣,剎那身邊的沉悶感消減幾分,不過依舊對這突然來訪的聲音不怎歡迎。      「是這支電話。」里包恩翻開桌上的資料,拿出了被埋在裡頭的電話遞給澤田綱吉。「不是內線,沒有顯示號碼,你要接嗎?」   「……當然,這很有可能是對方打過來談條件的。」咬牙,他丟下本子。不要是和自己想的一樣啊……      他感受到拿到電話時手的顫動,心跳不規律的陣動,勉強裝鎮定的深吸口氣,而後壓下通話鍵靠近耳朵,喉嚨的乾澀感害他開口都嫌吃力。      「喂,是誰?」   『咳……彭哥列,你還真是悠哉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