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時之二 閒適

     髒亂的貧民窟裡,頹然坐靠在破舊房舍邊的乞丐,被父母拋棄在垃圾堆中嚎啕大哭的嬰孩,擁著孩子屍體目光呆滯站立的婦人,被搶犯砍死在路邊的無辜小孩。這裡被社會放逐,是被遺棄的邊緣角落。   在一堆胡亂堆砌的建築中,有個還算不錯的木屋,不像周遭都是破木板跟髒布搭起的,而是一片片切割平整的木板釘起來,也有一扇門。門口站了一個半張臉包紗布的少年,鮮紅的頭髮長長的遮住眼睛,別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由下垂的嘴角看出他現在心情不是很好。            急促的奔跑,少年睜著一對天藍色的眼神情慌張,還不時看向懷中錶殼有些焦黑的懷錶,嘴裡不停低聲喊著遲到了糟了之類的話。手上提的袋子跟著他激烈的動作前後左右擺盪,忽然一個踉蹌,是腳踢到了一位倒在地上的女孩。   低頭看了她,心頭一緊,蹲下身少年儘量減小動作,偷偷拿出袋中的一塊麵包,喚醒不醒人事的女孩後將麵包遞給她,伸出一根指頭在脣前示意對方別出聲別張揚,面色很緊張。   女孩讀懂了那動作之下的意思,因為在貧亂的這裡,只要有人對某位人施捨東西,那施捨的人絕對會被其他希望得到東西的窮人包圍,甚至有時還會被較身強體壯的人打一頓逼迫交出財物。不過她眨眨眼,面前幫助他的少年就衣裝來說其實只比她好一點點,應該不至於會落到那樣的下場才是。      「我是擔心妳。」看出女孩的疑惑,溫柔的笑了出來。「要是被發現了,你可能會被一些人搶,到時候可是會受傷的。」   「嗯……」微點頭表示明白,撕了一小塊塞進嘴裡後其餘藏入衣服。      在這互相搶取物資是習以為常的,時常發生得到一點食物或錢的人在不久就被搶去,要是頑強抵抗或遇上心狠手辣的,當下說不定就被砍殺死在那。   沾了一點髒污的手掌摸上她雜亂的深黑色頭髮,輕輕撥開那過長的瀏海,少年詫異了下。是東方人,在義大利居然會碰到東方面孔可以說是很稀奇,何況還是在貧民窟,這時會來的東方人大多是經商的或是跟政治有關,都算是很有身分地位及財富的人。      「啊!」   「大哥哥?」      被少年突如其來的驚呼聲嚇到,女孩抬起臉看見他正起身收拾袋子,動作慌亂。當少年又要開始跑時,不忘回頭對女孩露出溫柔的笑容,要她保重。雖然在這誰都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活到下一秒,但女孩也回了他一抹微笑,點頭。      「完蛋了啊!他一定會碎碎念沒完的……」邊跑還可以聽見,少年類似無奈的大喊聲,越來越遠。            剛上任沒多久,還不太習慣出門在外隨時二時四小時都有人守衛在旁,搔搔一頭蓬亂的褐色頭髮,見到前座的獄寺下車替自己開門,他說聲道謝後便踏下車。環視四周的風景,是觀光客眾多的觀光地點,噴泉等的都裝飾著雕型華美的雕像或飾物,人來人往的非常熱鬧。   偏頭時無意間看見身後的獄寺皺起銀色的細眉,有點對不起的說了。      「要是真的不行,那我們就回總部吧?」這次是很難得他能提早完成工作才有的閒暇換來的休息時間,因此想說去一些能休閒的地方,只是……   「第十代首領,沒關係的,請別掛心!」知道對方是在擔心自己,因為人多代表容易遭到狙擊或是綁架之類的。做護衛的必需繃緊神經好好把防護做到滴水不漏,他是擔心這樣會讓獄寺太過操勞。      看見對方對自己展露出一臉「不用擔心,把一切都交給我!」的表情,雖然還是有些放不下,不過自己的確是很希望能好好玩,然後暫時當自己是普通人甚至是悠閒的觀光客。   走了一段路,看了不少櫥窗和美麗的噴水池,儘管有時候會因為獄寺太過緊張而鬧些笑話令他哭笑不得,但是他對這樣的事感到懷念,想起了國中時期那段打鬧的日子,嘴角不禁泛起愉悅的弧度。      「需要休息一下嗎?」算算已經走了半小時沒停下來,獄寺問著。   「啊……也是,有點渴了。」看了看附近的店家,瞥見了一家雖小但裝潢溫馨的咖啡館,那裡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感覺像是看到家一樣,有家的氣息。      指指那,示意去那裡小憩。   溫和的燈光還有家庭式的座位擺放方式,看來是為了家庭而打造的主題。牆上跟一般店內掛的昂貴明畫仿製品不同,而是一張張孩童的小塗鴉,靠近窗邊的位置擺著一些小孩的作品。   服務生來的時候,除了點飲品之外不忘詢問那些,原來是光顧過這店的客人小孩做的,這家店的女主人喜愛教小孩做東西還有畫圖,因此時常光顧的都會加入在店內一角她的私人小教室。   送來的拿鐵上頭有著一對形狀優美的翅膀拉花,圓滑的線條構思下,那浮在咖啡上的就彷彿會在下一瞬拍動,飛出窗口遨翔在藍天中。獄寺這時也沒像剛才在接上時那般緊張嚴肅,也跟著他一起研究裝潢跟孩子的勞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