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時之三 暗殺

     「嘖!這張圖還真醜。」獄寺打量一張掛在他旁邊的塗鴉,毫不留情的批評,不管對象是小孩還是大人都那樣直接狠毒。   「哈……他們還是小孩啊……」苦笑,將視線從窗外轉回桌面,當手正要拿起喝一半的拿鐵時卻被用力拍掉,那力道非常強勁,啪的聲響拉過了還在批評畫作的獄寺注意力,一眨眼炸藥已經是滿手都是。      手背傳來的疼痛讓他下意識用另一隻手抓住傷處,抬頭後卻對上一對異色的眼瞳,驚訝轉為錯愕,最後是鬆口氣的呼氣。擺擺手要獄寺收起武器,他可不希望給一般人造成不需要的困擾。   忿忿的收下炸彈,碧綠的眼瞪視來人,恨不的光用眼神就能將他驅逐甚至是消滅,這幾年來對他的敵意依舊是濃著的,雖然沒增加但也沒減弱,因為獄寺知道他現在是站在彭哥列一方的,只是舊仇難以忘懷。      「骸,怎會在這?」輕嘆口氣,看來悠閒的午後時光是沒了。   「呵呵呵……彭哥列,你要偷閒出來至少也多注意一下周遭吧?」這話引來獄寺的抗議,吼著有他在十代首領哪會有危險。      用手勢要那不滿的人冷靜一點,澤田綱吉露出苦笑對上六道骸訕笑的臉,無奈還帶了點天真。那眼神在六道骸眼底不是痛快,瞇起了異瞳凝視那雙深褐色的溫和雙眼,嘴角笑意更深但給人感覺卻不是那回事。      「果然,我還是討厭你那性格。」拿過翻倒在桌面上的茶杯,裡面的咖啡幾乎被灑的一點都不剩,只留下一點顏色較深味道沒那樣甜的拿鐵殘液。   「你還沒跟我說呢!」鬧性子似的嘟嚷,對方老是說話曖昧不清都不點出重點,害自己在那猜個老半天,有時自己都已經失去耐心了男人依是如舊,一直到最後才肯告訴他答案。「我可沒跟其他人說我會來這晃。」   「呵!」哼笑一聲,六道骸戴著皮手套的指尖點了一點咖啡,伸出手臂到窗外,正好一隻鳥飛過停在他手指上。「吃吃看。」右眼的數字一個閃動,那六字相當詭異的浮動,鳥身體一震之後便乖乖聽話低下頭啄少許拿鐵。   「欸?鳥能喝咖啡嗎?」詫異的問,獄寺也是愣傻了眼。      六道骸緩緩轉過頭,不等他回應那鳥就開始全身發顫,嚇著了一旁的兩人。   果然,那笑聲依然是那樣讓我起雞皮疙瘩,詭異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澤田綱吉看到那隻鳥僵硬掉落地面時,那邪魅的笑容跟笑聲環繞著。      「小心啊……別一個不注意就上西天了,呵呵呵……」扔下杯子離去,碎片替瀟灑的背影劃下尖銳的結尾。            黑暗的夜裡,火紅灼燒著,幾乎染紅了大半的黑幕,周圍的建築都被搗毀以防止火勢蔓延下去,而獨獨留下那還在被烈焰包圍的屋子。   兩個少年站立在那,不怕火的熱度似的靠的相當近,其中一人的紅髮鮮紅,另一人的金髮光亮,都是被火光照耀的結果,雖然是漂亮的,卻也是殘酷的。   金色頭髮的少年原本是想追過去攔下縱火的人,以免他丟失了自己的命,但是晚了一步。當時他正對靠在門邊看的他紅頭髮少年道歉,那時卻突然奔出一位身綁炸藥的中年男人,衣著破爛,想必是為了求家人溫飽才接下這自殺式的任務的吧?想到他就不由得感到一股悲傷,另一位少年老是說他這樣太善良了。   來不及拉住男人並扯下他身上的炸彈,就被右臉包著繃帶的少年撲身推出可能被波及的範圍,穿透過那撲向自己少年的紅色髮絲,他能見到那引信已經點燃,怎樣都無法阻止那爆炸了。      「G。」   「嗯?」摸著右臉的紗布,他覺得臉好像又再度感受到當年的灼燒痛楚,指尖的力道微微加大壓在那處傷處。   「我該放棄嗎?」金髮少年對於未能救到那人自責。「自警團……看來在這裡是行不通的吧?」都是我們害的,敵對的人為了消滅妨礙他們進行非法暴利之事的勢力,也就是他們,竟然派出這種攻擊……   「Giotto你在說什麼啊!」轉頭望向正低頭面露愧疚的Giotto,G有點大聲的斥責。「我們不就是要防止這樣的是持續發生才要振作的嗎?」   「……」   「Giotto!」      沉默了一會,他總算是抬起臉來正視G了,暖色的雙眼透不進依舊焚燒的火燄,冰冷且堅定的眼神,但還是……帶了專屬於他的溫柔,對人的溫柔。      「謝謝你,G。」   「說這做什麼?」撇過頭,其實內心蠻高興的,因為能幫尊敬的他提振信念,這樣對於他來說就夠了。他之所以在這就是要服從對方,跟隨他。      最後天邊翻起了魚肚白,火也開始因缺乏燃燒物體開始減小火勢,那被餘煋照的一閃一閃的兩人回過身,並肩,一同離開了他們已經成為過去式的據點,另謀他處來擴展、來保護,這片他們重視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