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六生 陷困境

     聽到響動聲,警戒的瞇起一對鳳眼往聲音傳來的地方查看,依稀瞧見微弱的火光朝這邊靠近,有變明亮的趨勢,順帶著微弱的金屬敲擊聲。   此時男子有種不算是多好的預感,先不管會不會是澤田綱吉那邊的人,現在沒辦法想的那麼樂觀,何況他也不指望那傢伙會發現自己失蹤的藏匿地點,連哲都不知道了他們那邊更沒有理由知曉。   所以是來追捕他的人嗎……   冷笑,逞強的站起身從破爛的衣服裡拿出沾染血跡的拐子,站穩腳步他面對那有人聲的方向,架好銀拐準備攻擊。            一聲響亮的玻璃破裂聲,在陰暗封閉的房內特別清晰,似乎還能隱約聽見那迴盪的餘韻。針織地毯逐漸吸收翻倒的深色液體,變的不再豔麗,尖銳的碎片邊緣把美麗的地毯劃出規則不一的毛邊,室內泛起了濃烈的紅酒氣味。      「你說,雲雀恭彌那混帳逃走了?」捻熄雪加,不過使用的不是菸灰缸,而是站在一邊報告的部下。   「嗚……他們是這樣回報的沒錯。」按耐下想尖叫哀嚎的聲帶,嘴緊緊的咬住下脣分散注意力。「還有回送的部隊也指出,雖然消滅了霧之守護者六道骸,但是也因此害的那些人趁隙逃出……嗚哇──!」   「一群無能的傢伙!」      把滿是煙蒂的菸灰缸扔擲出去,就砸在那人的額角,剎時間一陣暈眩眼前一片黑,恍惚的被自己的腳給絆倒跌到地上,衣服也跟著被灑於地面的紅酒給浸濕,酒氣味也沾上他。   刺痛敲擊他的頭部,滑過臉的溫熱液體令他害怕的發抖,痛苦的呻吟著。   無視倒在地上打滾叫痛的人,男人又一腳踹向他的臉,臉被那一腳轉過方向,恰巧就被滿地的銳利玻璃碎塊給刺的正著,有幾片還插入了他的眼睛,讓他痛苦的無以復加發出崩潰的哭喊。      「好痛、痛!老大求你……救救我……我的眼睛!」      冷冷的睥睨腳下的人,靠坐在椅子上的老男人伸手示意手邊的人替他點上雪茄,深吸一口後正眼也不看地板上被玻璃碎片刮的全身是血的人一眼,用那粗糙沙啞的嗓音給那人判下了死刑。      「他沒用了,拖出去。」揮揮手要人來處理。   「是!」      守在門邊的其中一位男子不帶感情的伸手就是拉住那個傷者的上衣,轉身就要拖著他走出去。明白接下來自身要面對的遭遇,忍不住哭求起來,外加手腳亂揮死命的掙扎,想逃離那可怕的結果。      「不……求老大救我啊!原諒……」手摀住血流如住的眼睛,他如此苦苦哀求著掌握他生死的男人。      但不等他說完話,拉扯他的男子便送了他一拳在鼻樑上,痛到讓他說不出半句話,緊接而至的是一把裝了消音器的槍,準確無誤的往他的胸口射上幾發,斷送了想求生的一條人命。   微微欠身,男子再度拉緊沾滿紅酒和鮮血的衣服,快速的走出那房間。            剎那他從沙發上站起,突然的動作導致放在矮桌邊緣的紙堆被弄的到處飛散,啪唰的飄落地面。深棕色的眼睜大,面色透出憤怒和著急,那是他之前就算面對眾多要事與火拼都不曾流露過的神色。   在他身邊的嬰兒被他瞬間的動作給震了一下,旋即拉住他的西裝下擺要他冷靜,不過招來的是一記冰冷的眼神和揮開的手。   那覷著他的褐眸和他的深黑雙眼互相對看,雙方都不帶有一絲暖意,那通意料外的電話將原先沉悶的氣氛轉成了冰寒的雪地,兩個人的情緒貌似一觸即發,隨時都有可能出手。      『喂!彭哥列你有在聽我說話嗎?』電話那頭的男人失去耐心,口氣變的更加無理,不管另一邊接通的人是不是家族的首領。雖然他平時也沒對那人有多禮遇就是了。      是這電話搞的氣氛僵硬,也是這電話轉移了兩人之間的火氣。      「霧之守護者,你到底人在哪裡?」澤田綱吉移開眼,里包恩則是拿起他剛才差一點點就被翻倒的咖啡喝了一口。   『呵呵呵……沒必要跟你說清楚講明白。』諷刺的笑了,他挪了下身子緊靠身後的大樹,沒拿手機的那隻手緊壓突襲時被射中的傷口。『但是我想你應該得到消息了,有關那家孤兒院。』      持有話筒的手顫抖,不過那瞬間即逝,而通話的人看不見他的動作,也感受到了那短暫的震驚。      他為什麼會知道?為什麼?      腦中泛起了圈圈的漣漪,就因為那句「有關那家孤兒院」。心裡滿滿的疑問和震懾,疑惑那個男人怎麼會知道,莫非他人現在就在那?不對,部下回報說那邊除了一具男屍之外別無他人了,而且也查不出那死者的真正身分。   闔上眼握緊拳頭,仰臉張開口深深吸了口氣再緩慢的吐出,試圖使自己放鬆些,好接續對話。      「那既然你說沒必要說清楚,那至少,跟我講你人目前在哪?」坐回沙發,那軟綿的材質讓澤田綱吉坐下的地方陷落留下凹痕。「我聽你的氣息不是很穩,受傷了吧?」   『真是瞞不過你啊彭哥列。』六道骸輕笑。『你請那些搜索孤兒院的人到離那裡有一公里的樹林來,我會引導他們找到我的。』      尚想問下去的,只是那段話結束後通話馬上被截斷,徒留斷訊的嘟嘟聲於話筒內迴盪。按了結束通話的按鍵,他立刻要里包恩通知人在孤兒院的部隊,要他們去指定的地方找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