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步 剎然現身

     一臉震驚的望著被自己壓制的少年,此時獄寺隼人錯愕的感覺站滿了他的感官,接踵而至的是擔心害怕。   無神的眼瞳失焦,朦朧的以不足以形容那眼底深處的情景,那不是帶著神祕美感的模糊,而是混濁不清、泥濘不堪的泥沼。原本清澈的深褐色,就像面對日光綻放的向日葵那飽滿光滑的種子,現在卻一下子化為腐爛後的深色,如地面腐植土沉爛的顏色一般。      「你……喂!振作!」趕緊鬆掉手,雙腿跪地雙手抓緊對方的肩膀就是猛力的搖晃,眉頭糾結在一起也滲出些許的冷汗。      沒有任何回應,視線毫無焦點的隨搖晃到處擺動,卻沒把一絲一毫的景物放置進意識中,口裡低喃的聲音全遭到獄寺的叫喚聲遮蓋。   光是意識的死亡,也就是精神上的死亡,那也是足夠毀滅一個人的。如果持續下去,直到那人完全衰弱亡故。            雖說方才說是要去睡覺,但是他目前都已經離開九代首領他們超過十分鐘了,人遲遲沒回到自己位於校園內行政大樓裡他獨有的住房,為了管理方便,他就住在這裡,全校包含行政人員跟高幹都沒有人跟他一樣有這等特權。   儘管很多人都說因為九代首領和門外顧問是他的監護人的關係,他才能夠這樣的展現出傲氣,不過大多數的人都心知肚明,那不只是那的緣故,其中的最大理由還是他那無人能敵的管理手段。   乍看之下高壓,但在被他管理的人在平時幾乎感受不到那人的壓迫,只有在面臨重大事件時才會如此,要是出了事也是第一位挺身而出去處理的,仲裁的方法與結果全部讓當事人及眾人感到相當的信服。   要不是知道那擁有多項才能的人並非跟九代首領等人有血緣關係,很多人都會以為接班人會是他吧?      「到哪去了?」若有所思的說道,他到現在都還未去睡最主要就是要找人,那在他不在期間,協助澤田綱吉處理事務的傢伙。      迫切的想了解期間發生的狀況,之於他而言,那是盡快解決擾亂者的最好方法,說不定在那時那站在暗處的人有露出馬角,要事調查出關連性便可以有所行動而不是坐以待斃,守株待兔的等待方式不適合他,他習慣的是主動出擊。   正當四處尋找山本的蹤影時,人在走廊上的他不經意朝剛好路過的窗口一看,那晃蕩的人影抓住了他的目光,湛藍發亮的頭髮飄逸。            「家光,你說那孩子曾經待在綱吉身邊過是嗎?」九代首領用蒼老的聲音問著,手卻沒有停頓和另外兩人相同,都是翻閱桌面上一張張的學生資料,視線也沒移開過。   「我記的絕對沒錯,畢竟那長相實在是太過特殊,看過一次就想讓人忘記是十分困難的。」   「那他該不會就是綱吉說的,在墜樓時接著他的那孩子呢?」   「……」家光嘴角微微下撇明顯的對於那話感到不認同,不過沒有明說出來。「九代首領,既然已經假設他是想攻擊我們家族的兇手,那他就不可能會平白無故去救阿綱,況且還是他視為目標的下任繼承者。」      聽到這番話九代首領沉默了,他當然知道澤田家光內心中的不諒解跟仇視的心態,因為那人傷害了他的兒子,手段不管是身體或是心理都有插上一手。當時推澤田綱吉害他跌出窗外的那些人,都是被控制了才會那麼做;當時回到現場時,讓他們包含澤田綱吉一同看見那副血腥慘況。   無疑是在威脅彭哥列,想要殺死下任接班人或是傷害他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甚至還不留下一點痕跡。      「啊!有了老大!」巴吉爾自手邊的一疊紙堆裡抽出一張紙時大叫,恰巧就抽中了他們想找的那個學生他的個人資料。「藍髮、左右異色的眼睛,加上右眼是紅色的,應該就是他了。」   「很好巴吉爾。」家光拿過來審視,再三確定之後交由九代首領,給他與那張離奇出現在學校的機密資料中,那張照片和個資裡的頭相做比對。      只見老人吐出一口深長的氣,乾澀的嘴唇念出一道名字。   緊閉的眼,強忍心終無法抹滅的一處遺憾、痛心。      「以前旗下收容機構……又名黑手黨艾斯托拉涅歐家族……」            緩慢的站立,搖擺的身體是因顫抖不已的腿造成的,用踉蹌步伐退後幾步,那不扎實的踩地動作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將其推倒,彷彿是平衡玩具上的脆弱支撐點,一點移動都能破壞結構,使他崩解,倒地不起。      「喂……別給我裝死,你明明就還在呼吸,給我回應……」銀色長長的瀏海抹去了他視野的一大片空間,留下僅僅可以塞進對方身形的部份。「再、再裝下去,別怪我拿炸藥炸你,我先說……」      那貌似孱弱的身子虛靠在牆面,像娃娃般的四肢依舊是那樣癱在原處,空動的眼神是黑洞,吸盡了周圍的光亮,一切,變的漆黑,是了無星辰的暗夜。   寂靜,卻也太過頭。生氣盡失。      「回答啊……我叫你回答!」說完話他受不了的掏出衣服內藏的小型炸藥,兩隻手各拿了數十個,一摩擦導火線就失控的扔了出去,脫離主人的手心。      那吱吱作響的燃燒聲響如蜂群一樣,圍繞了毫無招架之力的少年,天女散花的絢麗火花,散落成致命的燦爛,盛開於夜空的煙花剎時轉移到了這裡。      「唉呀呀?你想在這殺了下任的首領嗎?獄寺隼人。」      忽然出現的聲音,令獄寺近乎用盡力氣,捏緊了拳頭,指甲痕深深的烙印在皮肉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