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楔子 訝異

     煙雨濛濛,一座城市就這樣矇蔽在一片細雨中,他知道他不應該這時候還在街上遊蕩,畢竟這身體不是他的。   水滴把他的頭髮浸的濕透,長長的瀏海幾乎掩住了他的臉龐,身上的薄襯衫緊貼著身軀,寬鬆的長褲也黏在腿上,赤腳的他就那樣漫步於積水的柏油路上,全身濕黏所以步行不是很流暢。   視線所及全是雨絲,以及那被打出漣漪的水坑。   心想著該回去了,要不然他可愛的克羅姆可是會感冒的。   看了一下黑曜中心的方向,原來自己已經在外面走到那麼遠了,找好回家的路,一個拐彎,卻迎面撞上一個人。   受到衝擊往後退了幾步,額頭吃疼的讓他緊閉雙眼,眉毛揪在一塊。   儘管還是痛的沒辦法睜開眼睛,但是從剛剛撞上的感覺來看,那溫溫的、也比一般體溫略低一些,似乎還有什麼……他摸了摸嘴唇,回想那觸上的觸感濕軟,那種接觸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怎麼突然下雨了。」他聽到了聲音,聽那人在抱怨。不是下雨很久了?他在說什麼啊?「你走路小心一點,是不要命了……」      那聲音突然像是欲言又止一樣的變的停頓,他察覺氣氛怪異,於是撥開附在臉上的水滴,張開異色的眼瞳想看清楚眼前發生的事。   只見處於與中的那人影似曾相識,藍色的頭髮令他有股異常的熟悉感,加上方才的嗓音更讓他感到哪不對勁。過度的熟悉、眼熟的樣貌,對方也是滿臉的驚訝,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   不可能……那對眼應該全世界只有自己擁有,紅藍迥異的眼色,右邊鮮紅的輪迴證明是那樣的特別,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右眼呼應那隻眼,刺痛。   太過真實了,這並不是幻覺,是真實的存在,卻也極為不合理的存在。      「你是誰?」對方開口問了,那聲音……果然真的是那樣啊……   「呵……六道骸。」扯了下黏在頸邊的衣領。「那你呢?」   「哀呀呀……真是不可思議啊……」手附上半邊臉訕笑著。「呵呵呵,也是一樣啊!六道骸。」      忘記身體的極限快到了,為了不給克羅姆帶來負擔得趕快回去。和對方對望相視而笑。            跟那三個人說聲出去走走後就離開了黑曜中心,果然啊……即使沒被關到很久,但是待在那連動一根手指也不行的水牢中幾年,身體感覺沒有像以前一樣靈活的活動。   要是不出去走動一下,肯定沒辦法很快恢復吧?   站在坡地上遙望遠方的城市,因為通往這裡的道路被取代的關係,附近幾乎沒有開發,都是一片青翠的森林,在那之外才是建築林立。   用滑的方式下了小山坡,拍掉掉在頭上的樹葉後循著小路往那去。   大概是等到了西下的夕陽那溫暖的光幾乎沉沒時,他才發覺時間早就過去了大半,因為一路走來都沒在看路,漫無目的的,所以花了他一點時間找回去的方向。沒想到,卻在他無意間發生了他一生都料想未及的事。      一回過神──他撞上了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