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章之一 疑惑

     兩位少年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絕不可能發生的事,不過它還是發生了,活生生的在他倆面前,站在那露出一模一樣微笑的人就足以打破「不可能」三個字。      「呵呵呵……」本應該很震驚的兩個當事人卻是一臉不在乎的模樣,站在前頭的他擺擺手揮掉一些水珠。「你們那是什麼表情啊?不快點拿毛巾過來?」      說完話,滿身濕淋的他就腳步一晃,隨後身形發生了變化,那模糊不清的輪廓讓他們知道那是他要回去水牢的預兆,要是不快一點過去,那女孩可是會重重的摔在地上。   只是在他們反應過來前,原本就跟在他身後的另一位早就伸出手臂,恰好接住了往前傾倒的身體,深紫的瀏海下,帶著眼罩的少女正陷入沉睡,氣息平順,但是濕濕的衣服讓她微微發抖。   這時候他們兩個是要立刻上前去接過那女孩並替她擦乾的,可是……那四隻眼睛盯著那和剛才消失的少年長的十分相近,也可以說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眼神中滿是懷疑,但就在視線對上那對紅藍不一的眼瞳時,竟然感覺到熟悉的詭譎氣息,要不是方才兩人同時出現,實在是很難去讓他們去懷疑眼前的人的真正身分。      「喂……你到底是誰啊?」滿頭金色亂髮的少年在一陣沉默後勉強開口,旁邊帶毛線帽的少年只是陰沉的推了下眼鏡。   「唉呀?我是六道骸啊!」訕笑,然後橫抱起少女走到劇院裡面,位於舞台下緣的老舊沙發上。「呵,犬你在懷疑嗎?」   「那、那是當然的啊!」城島犬結巴的吼著。「因為骸大人他才剛回到水牢,而躺在那的不就是給他憑依的克羅姆,所以你的身分……真的很讓人起疑竇!」   「犬,你有點太激動了。」嘆口氣。   「柿你別說話,這傢伙真的事太可疑了!」      正當他們開始鬥嘴,身邊的雜亂有了一些不對勁,扭曲的空間在他們發覺時已經環繞住了四周,木質地板變到了他們的頭頂上頭。而克羅姆躺睡的沙發就剛好位在他們的正上方,那女孩依舊是睡著的,沒有受到影響。   先驚覺到不對的是柿本千種,因為他其實並沒有很專心的在與城島鬥嘴,因此目光隨意亂晃的他便察覺戲院的入口產生了異樣,那方形的門框逐漸有了弧度,然後形成了橢圓環狀。就在那時候,天及地也反過來了。      「犬!」   「柿你幹嘛啊!」被那樣一叫,他才終於意識到腳踩的不是地板。「這……」   「幻覺,看來不是克羅姆的。」張望,居然找不到了那自稱是六道骸的人。悄悄的掏出了口袋中的溜溜球,千種鏡片的反光下是警戒的眼神,犬也跟著拿出牙套,並且裝上其中一副變化身體。      呵呵呵……      混亂的空間從四面八方都傳來了那熟悉到令人發毛的笑聲,因為聽不出是打哪發出的,所以有種飄忽虛渺的氛圍。虛實難分的空間,就如同他說過的一句話……隱藏在真實當中的虛假,潛藏在虛假中的真實。那就是霧,無法捉摸其形體,眼、身能見其存在,唯獨捉不住它、判讀不了它的樣貌。就像是身處濃霧裡,分辨不清楚有關那本質的一切。   這是,那人獨有的幻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