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34]

     正在和巴吉爾討論文書的內容,但遇上了一些膠著的狀況,很難拿捏分寸馬上做出抉擇,氣氛相當緊繃,時間也感覺起來非常漫長。他手輕輕按壓太陽穴,頭昏沉的感覺十分不舒服,帶給他無比的凝重。   對方為了緩和氛圍,恭敬的詢問他是否要喝點什麼?   澤田綱吉拿起放在桌上的杯子端詳,橙色的色調很溫暖,讓他急躁的情緒稍稍平復下來。      『澤田先生?』巴吉爾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剛剛問完話之後那褐髮的青年就手拿那只瓷杯凝視著,就沒了動作。   『呃?喔……不用了,謝謝你巴吉爾。』他瞬間回神,面向眼前的人尷尬的笑,對方則是莞爾。『如果需要休息一下的話,那我們……就半小時以後再來討論好嗎?』   『好的,那我暫時出去一下。』欠身,巴吉爾整理桌面上凌亂的資料離開。      等待首領室的門被關好後,澤田綱吉放下手中的橙橘色杯子,深棕的雙眼凝視被自己安安穩穩放至在桌面的馬克杯,面頰不禁微微的冒出淡粉的顏色。自己居然看這個東西看呆了啊……      『另外一個,應該在雲雀那吧?』指尖輕觸冰涼的表面,與色調不相符的溫度,卻有種心底泛上的暖意取代了皮膚接觸到的溫度。      前幾晚雲雀來找過自己,那是近期來雲雀恭彌唯一一次在深夜來見他。雖然和平常相同都是單純的閒聊,不過就在男人即將回去時,這突然地給他的東西令那平靜的心產生了漣漪,小小的、但深深的,就像是深潭表面的波紋,於水底卻是洶湧的。   那瞬間是很開心的,甚至感到淡淡的幸福感。但是那好心情來的快,去的時候也不是一般的速度可比擬的,雲雀一踏出他的臥房並關起房門的剎那,空虛幾乎佔據了澤田綱吉大部分的身體。      『真是糟糕……』收回觸摸的手指,他蹙眉。想到不好的了……很可怕的記憶……就跟那晚一模一樣。      雙手伸過去捧起那杯子,雲淡風輕的吻上作工細緻的把手,臉貼上涼涼的杯身,閉上眼睛發出難以察覺的嘆息聲。      『別那樣子,那樣我會……抱持太大的期待。』沒有說清楚的關係,加上前陣子的約定,那不安時常纏繞在他的心頭,盤旋在他的腦海。『那樣最後只會跌的更深啊……雲雀。』            肅清掉牢裡的最後一位遭到囚禁的犯人,用力甩去銀拐上沾起到的鮮血及汙穢的痕跡,他的呼吸沒有持續太久的混亂,不用多久立刻恢復到一般的呼吸速率,心跳也回歸普通的頻率,跳動著。   這時候,他的左後方傳來拍手的聲音。轉過頭去,然後擺出厭煩的表情。      『真不愧是雲雀恭彌,真是毫不手下留情呢!』六道骸戴有皮質手套的手拍打,聲響輕脆。   『你怎會在這裡?』無視掉那評語,雲雀收起拐子準備回去好好的梳洗睡覺,經過大半天的激烈攻擊,只覺得困倦想睡。   『來提醒你的而已,呵……』訕笑著。『你的行動目前被傑索調查著,再下去會有後悔莫及的事情會發生喔!』      冷哼了下,不以為然的眼神帶了那分高傲,絲毫不在意那句話。   對方了解那個男人跟本不相信,聳聳肩,隨後走近雲雀說了「麻煩一下」。   白霧罩住了視線幾秒,如預想中的一樣出現了紫色頭髮的女性。            剛從昏睡中醒來的李奧揉揉惺忪的睡眼,他發覺自己是在傳達室裡面睡著了。是骸大人帶走了部分情報造成的吧?因為自己不是克羅姆骷髏,無法百分之百跟他契合,所以會有些許不適應的情況。   他想著,希望接下來不要出什麼大事,要不然假冒身分的自己可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