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章之四 不安

  接下那不怎麼有善意的目光,完全沒把它當一回事的擺出笑容。伸展些許僵硬的手腳,對於不用實體接觸外界仍然不太習慣,沒有足夠的實感。      他會怎樣應付呢?看來很不高興呢……            嬰兒抬起頭,手中接獲的信封被他拆開放置在桌上的一角,至於內容物,那張精緻的信紙則是攤平置於桌面的正中央,狹小房間內的人全都圍在那張不算大的矮桌旁坐著,幾個少年讓這空間更顯擁擠。   一行行的義大利文躍然在紙上,燙金邊的設計讓整體感覺嚴肅不少,光是閱讀它都能感到緊繃肅靜的氣氛。三位少年其中一位目光停留在信中的字句,其他兩人眼神倒是緊張疑惑的看向安靜閱讀的嬰兒,畢竟看不懂那些字的話,就算你再怎看還是不會了解那表達的意思。      「里包恩先生……」率先打破凝重的沉默,銀髮的少年收回在信紙上的視線,轉而往被稱為里包恩的嬰兒看去。想再說下去的話因為里包恩的手勢,悄悄吞進口裡。   「裡面的意思是什麼呢?」深棕色的雙眼滿是忐忑不安,終於他忍不住好奇心和擔憂題出問題。「你還有獄寺看了之後,都不跟我和山本說明,這樣很讓人擔心耶!」坐在他對面的山本哈哈的笑著,對於看不懂義大利文的事是沒有多在意,但是擔心是有的。      沒回答學生提出的疑問,里包恩拿起信將它摺好放回信封內,帽簷上的形狀記憶變色龍眨眨黃色的眼睛,然後一張口吐出長長的舌頭,黏住那封信再一甩,輕薄的信就被拋向空中,慢慢的落進吊在牆上的吊床。      「復仇者說,假釋犯六道骸目前行蹤不明。」里包恩跳窗口,總算是說出了一些信裡提道的事。「你也知道的,蠢綱,針對罪犯復仇者一向是秉持不管逃到哪都會繩之以法的精神,即便是假釋的也不例外,要是違反條例,同樣會遭到他們全力的緝捕。」   「有就是說,所有人犯的行動全都在他們的掌控中,是這樣沒錯吧?」獄寺手撐在桌上,眼睛撇向一邊瞪著那哈哈笑說無法理解的山本,還暗自罵了對方棒球笨蛋。   「難怪……你會說要詢問復仇者有關骸的下落。」澤田綱吉理解的嘆了聲。      揮揮手,穿西裝的嬰兒里包恩便一躍而下,落在屋簷上頭,往門口的地方瞧,一輛黑頭轎車剛好停在那。   三個穿著墨綠制服的黑曜國中學生下了車,面色都不是很好,尤其是長的相當粗獷的那個少年,橫過鼻樑的長疤都因滿腹的不甘願而皺在一起,咕噥的抱怨。戴毛線帽的默不作聲,只是推了下厚重的眼鏡嘆氣,催促那還在抗議為何要拜託黑手黨的人以及怯生生的少女進屋。      「他們來了,我想,有他們在我們應該能夠更清楚知道六道骸失蹤的原因。」      聽聞那句話,獄寺不太情願的發出嘖聲,山本晃著快昏睡的頭勉強支持意識,方才的長篇大論令他很昏沉,澤田綱吉心中五味雜陳的搓著手指,擔憂等一下可能造成的局面,害怕獄寺又會和黑曜的人吵架。   不久後房間的門被緩緩開啟,室內的三人加上重新回到屋子的嬰兒,臉同時朝那方向轉去,用注目的方式迎接來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