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九、飄散

     「你……」他發覺自己腦袋一片混亂,走馬燈似的剪影快速劃過腦海。      相同的武器、相似的容貌……更細的去回想當初的相遇,初次那男人喚自己是怎麼叫的?      『別亂動……暫時這樣,雲雀恭彌。』   『……你當我是什麼?抱枕?』      他是這麼說的──雲雀恭彌……   沒和他說過姓名,就算透過圍牆上的門牌也僅僅能得知姓氏,哪會曉得名字?一開始居然還對自己說不必見外……      「你到底……」雲雀將臉貼近,像是要將對方的一切神情看入眼底一般,鼻尖輕觸,輕淺的淚痕讓臉頰上漫著一股淡鹹的淚水氣味。「跟我說清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事,太過荒唐了。   「我已經回答了,雲雀。」嘆氣,藉由氣息都能輕易感覺到的距離,偷偷吻了雲雀恭彌殘留淚液的脣瓣,理所當然的惹來一陣咕噥。「要說得更清楚的話,那就是我……」      到此為止了……      稍縱即逝的飄渺聲音,剎那間迷霧繚繞。雲雀一時間被那奇異的白幕掩蔽大半視線而不能反應過來,倒是男人露出的訝異神色卻立刻回復冷靜,一把攬過無法搞清楚狀況的雲雀緊緊抱在懷裡。   雖然面對這樣的景象感到驚訝,但被抱緊的時候少年仍是掙扎了一下。      你說了名字,又想說出關連性,即便那是錯誤的。   真正的事實我想你永遠都不能說出來了,因為平衡早就遭到你破壞了…      「你給我出來!」男人咬牙,不顧雲雀不明所以要他解釋的眼神。      ……出來嗎?      忽然颳起不算劇烈的風,不過房間內的白物彷彿不受影響,並沒有消散一分一毫,依舊飄盪在兩人的周圍,腳邊滾著雪白的霧氣,即便踏在地面也沒有著地的實感,飄忽朦朧的視野更讓人覺得身處夢幻。      「什麼──」想大叫,沒料到聲帶好像被某種力量拉緊,發不出接下來的聲音。      抱住他的男人沒有發現雲雀的異狀,視線仍然往不知何時會消失的迷霧掃視,手臂環繞的力量加強了點,令人呼吸有點不順。雲雀沒因呼氣變的艱難而推開對方,畢竟眼睛見到的實在是令他無法分神去注意自身的情形。      現在,只有你看的到、聽的到。      「是剛才的!」雲雀張口,這才驚覺自己又能發出聲音。「喂!你頭給我轉過來,那邊的人就是、就………」趕緊伸手拉扯環抱自己的男人衣料要他看向某方向的時候,突然間手中的衣服觸感變為一團空氣。「是……怎麼會……」      那男人,自稱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男人,跟自己相像到難以說明白的男人居然……憑空消失了。不留一絲痕跡的,甚至連自己手裡、身上,那屬於對方的氣味也都……消逝到乾淨的過分。      「他、全部……」凝視擺到眼前的手掌,雲雀不敢相信的微微抓握。沒有摸到任何東西的觸覺。      一乾二淨了,對吧?      一隻腳踏出了霧氣,踩下的瞬間那週邊的霧便逐漸散去,慢慢的,那開始浮現更為清楚的人影。      「那是……」雲雀恭彌猛的回頭,正好對上了來人的雙眼,一對黑到發出光芒的漂亮鳳眸,黑白的對比鮮明。      隨著那人的腳步,白霧已經散的差不多,纖瘦的少年現身在他的面前,餘光瞥見一道黑影拂過,是男人以前常穿的黑衣,現在則是那少年拎著,拖移在身後。難道……先前的那隻手是他的?   深吸口氣,雲雀這時候明確的瞧清對方樣貌,想法更加雜亂無章。      「……是我……」      一模一樣的人,互相面對面的站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