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七生 相交聯

     『所以說,因為這樣就找我來幫忙嗎?』訕笑著,完全無視了對面傳來的陣陣銳利狠扎的眼神,男人只顧發出令人不舒服的笑聲而沒有任何回應。      燈光沒有明亮的照明,僅僅是以牆壁上散發稀微光芒的小燈為主,昏黃的燈源在光暗面的交接處渲染開一抹難以分辨的色彩,不能說是光亮,也不能說是黑暗的過渡性色調。   不容易看清楚身邊人的表情,卻足夠人以「感官」來看透身旁的氣氛、人的心思。沉悶詭譎的觸手輕輕碰觸在場的人們,像是幽靈一般的隨意漂浮在空間當中,攪和那幾乎停滯的時間。好不容易,那消去時間感的笑聲終於停頓下來,異色的眼眸在微弱的燈光下給人盈滿了水的感覺,一是深藍大海,二是艷紅血池。      『……答案。』長時間忍耐衝動的人從牙縫中迸出兩個字。   『不過計劃挺有趣的,我答應。』一反常態的爽快,然後他回答的瞬間聽到了坐在他與對方之間的青年輕聲的嘆息,像放下擔子的放心,但也像背負沉重的憂愁。『你有意見嗎?難道這不是你喜歡的答案?』   『不是……』那聲音聽了讓原本面容輕浮的他稍稍挑眉,因為那音色是虛弱到幾乎是懸浮在空氣中的。『那麼拜託你們了,至於資金……我會補助,技術層面就由骸和雲雀學長互相合作,可以嗎?』   『嘖!』雲雀恭彌用咋舌聲代表了同意,隨後起身離開了深夜裡依舊點著燈的房間,穿過長長的廊道回自己的臥房。      最後送走了那不怎喜歡待在總部的六道骸,青年才踏步用那極其虛浮的步伐走進為於剛才談話房間內部的暗道。這是他近日的習慣,他不會在夜晚走一般的路徑,而是透過隱藏的祕密通道抵達自己所想去的地方,包含了他的房間等。   不是因為害怕夜裡的暗色,而是恐懼的心理造成的。自己已經無法時時刻刻保有意識,若是剛好失去意識時碰上人該怎麼辦?他不希望再有人死在自己手下,畢竟每當自己醒來總會有屍體躺在眼前,雖然全部都是敵對或是想加害自己的人,卻給了他不小的驚嚇。   討厭殺人,一直到現在依然如是。   狹窄的地方腳步聲再小都會引起一些回音蕩漾,細小的聲響都成了清晰的音量,也就只有在這時,他能確切的聆聽那股來自內心的嗓音。      "今天……你又傷害了自己。"他知道,問句是來自本身的嘴,不是由他所掌控的意識,而是另一個。"別再這樣了。"   『那麼你可以不要再殺人了嗎?』他聽的出來自己說出的話有點哽咽,明白對方的心意,但是心裡抗拒那手段。   "你知道不可能的,他們要對你不利。"那從自己喉間傳出的聲音回答。   『那我跟你說!』他感受到心頭的惱怒,悲傷與怨交雜的情緒。『我寧願死也不願意讓他人死在我的手下,你明明了解的!你是最了解的!』   "……"沉默了,那聲音。      後來的路上,都沒了回音,直到他睏倦的躺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前,都沒有再出現過。            銀亮的弧度劃過,割破了陰暗的地道,石塊崩裂、人體骨骼脆裂、肌肉纖維撕扯的聲音交織在這裡,迴盪之下更是連綿的傳盪在空氣悶濕的地方。      「……」無語的張起脣縫,吐息著輕輕淺淺的一口氣,而就在那剎那手中旋轉的武器早就掃過了周圍的人,敲擊、毆打的悶聲。      週遭圍剿他的人群因空間阻礙行動的關係,反而情勢變的對他們不利,這時明顯的是單獨一人孤軍奮戰的男人站了上風。面對一次只能一兩人併走的密道,多數人擠在那就得小心,要不然一不注意就會造成沒攻擊到目標,反倒是傷及了自己的同伴。   身上的傷口刺痛他,淡漠的眼神中容不下一絲疼痛的感覺,滿滿的都是無畏無懼的氣魄,這深深的震撼了跟他對抗的人,等待對手自亂陣腳慌亂起來,男人便毫不手下留情的揮出一拐,令一位壯漢騰空飛起撞倒了身後的幾名隊友。      「快點啊!多加派人手,我就不相信雲雀恭彌那傢伙能繼續撐下……嗚啊!」驚慌的對通信裝置大吼,男子胡亂的揮舞手裡尖銳的刀刃指向步步朝他而來的雲雀,沒想到簡簡單單就被雲雀一次的拐擊給打落,飛的老遠。      重重踢了一腿在地上哀嚎的男子,冷哼。   應該冷靜統領小隊的人居然亂了方寸,真是無能,還遠不如獨自打鬥的他。所以才會討厭群聚。他呢喃,馬上一回身手中的拐子再度打飛想從背後偷襲的人,背脊硬生生衝撞在石壁上頭,脊椎斷裂的聲響被淒厲的慘叫蓋過。      「喂。」雲雀拎起現在唯一在暗道內保留意識的追殺者。「你知道目前你加的主人在哪嗎?」不給對方想出搪塞他的理由的機會,察覺那人一時的猶疑當下就賞他一頓銀拐,也順便奪下了對方的通信器。      倚靠牆面緩和氣息,微瞇起鳳眼調整那被血污用髒的機器,不過那東西竟然在他的手心裂開,讓雲雀略睜大眼的看著。   啊啊……剛剛下手太重了。哼了一聲,他扔掉那擺明不能用的廢物,表情十分的不悅,只是似乎不是針對無法竊聽對方資訊而發怒。皺眉伸手拿出上衣口袋裡面的一樣物件,漆黑的眼瞳用力的瞪著那放在手上的東西。   很不甘願的,他將它綁上手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