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時之九 夜逃

     抿了抿唇角,薄脣在幾次齟齬下終於開口,說的話彷彿是極為機密的要事般,聲量細小,不過足夠讓離他有幾步距離的G清楚的聽見。那語氣盈滿了悲傷與痛楚,即便那真的被他隱藏得很好,仍舊是被對方接收毫無遺漏。      「是我害她失去一切的……要不是我破壞了那裡的事敗露,也不至於……害她差一點送命。」   「等一下,Giotto你該不會又去做了什麼事了吧?」聽出玄機,關鍵好像就在於他對了某地方出手,之後被他救的這女孩遭到報復受到難以言喻的傷害。   「……」遲疑,最終擠出了答案。「我毀了一間人體實驗場。」      震驚的瞪視眼前露出像是認錯孩子一樣表情的少年,G真的很想二十四小時管在他身邊,要不然捅出什麼事件他可是完全不知情的,到時到時又會在摸不清楚情形的情況被追殺。   他們目前的處境已經夠危險了,沒料到身邊有這麼一個滿腦子都是理想和理念,卻忽視了自身所面臨到的危機,直到最後才發覺會招來怎樣後果的人。      「Giotto!」他吼著對方,然後氣急敗壞的踢起火堆旁的沙土,將那些濕潤的泥土蓋上火苗,最後用力的踏了幾下。「好了……等找到躲藏地方再教訓你,先離開這裡,越遠越好。」      邊說,G邊拿出了襯衫中夾藏的手槍,而Giotto似乎也發現了某些東西,原本充滿歉意的橙色雙眼瞬間變的銳利,手慢慢的摟緊了懷中睡著的小女孩。   背靠背站在因為火堆被熄滅造成的黑暗中,兩個少年鮮豔明亮的髮色於稀落的月光下反射微弱的光澤。鮮紅的眼環視四周一圈之,側過臉對身後的另一人使了眼色後,倏的舉起持槍的手臂,伸的老高。   就在槍口對準正上方的剎那,壓在扳機上的手指無預警的立馬扣下擊發了槍膛內的子彈。      碰碰碰──!      連續的槍鳴聲響徹了廣闊的樹林,槍眼散發出短暫明亮的火星,而就在下一秒,本來應該安靜無聲的樹林裡突然出現了響動,隨後不知有多少槍枝上膛的聲音環繞那兩人的所在。   就像為了回敬那三發槍響一般,槍火聲接連的發出,靶心全對準了一個中心,持續了將近十分鐘都沒有半點停頓。      喀噠……      是彈匣耗盡彈藥退出的聲響,陸陸續續的傳來。      「隊長,幹掉了嗎?」其中一位埋伏的男人朝身邊的人問道。   「看來是,剛才那樣的情況之下是不可能有空隙逃脫的。」冷笑了下,嘲笑那些小鬼的不自量力。「回去和首領報告吧!說那些礙事的傢伙全被幹掉了。」   「是!我馬上通知其他人準備回……嗚呃!」      察覺腳下有重物倒地的聲音,男人低下頭去,藉由昏暗的視線他看到的是倒在那的部下,剛剛和他對話的人。      「怎麼……會……」張大嘴,急忙想用對講機聯繫其他部屬時……      尚在驚訝之餘,一眨眼的時間裡視野被光亮無比的火光籠罩,刺眼的無法直視只能緊閉起眼,根本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   一陣悶響,意識就立即消失了。   而他倒下的那個地方,佇立著一個額頭燃燒火焰,面容平靜輕蹙眉頭的少年。一頭燦金的髮絲讓那火更加鮮明,微微的照亮周遭的夜晚。            坐在藍寶的臥室中和他聊天令雨月覺得很輕鬆,不會像參加一些養父安排的舞會那樣拘謹,悠閒自在愛聊哪個話題就聊哪個,就算天馬行空也不要緊,陰為這邊這個和他說話的少年思想更加的沒有邏輯,老是想到哪說到哪。   樓下傳開的嘻笑聲一一的被他們聽在耳裡,即便沒有去參加晚宴,也能從中了解一些話題,然後他們會相視而笑,繼續聊他們的。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的很迅速,許多人都是這樣認為的,雖然不是事實,但就人類產生的時間錯覺來說是沒錯的。   朝利雨月替睡著的藍寶蓋上棉被調好睡姿後,輕聲的掩上房門走了出去。回想剛到時養父和藍寶父親之間的對話,他得知今天他們家是要借住在這城堡一宿的,畢竟明早雙方還要談一些合作的生意。      「嗚哈……」打了呵欠,有點睡眼惺忪的走到暫住的客房門口,當他才把門推開一點縫時,在他來不及反應的時後一雙手就伸了過來,一把扯上了他的衣領將他用力拖進房內。「什、什麼!」   「噓……」一隻手摀上他的嘴巴要他閉嘴,然後粗魯的關緊門鎖上門鎖。「還在這邊做什麼?要睡別在這裡睡,給我去那邊的沙發!」   「欸?」完全狀況外的雨月看不清對方的容貌,倒是那深紅色的頭髮在窗外透晉的月光下異常顯眼,以及那雙相同顏色的眼瞳。   「G,你難到不能溫柔一點嗎?我們的行為算是非法入侵呢!」這時自床的位置傳來有個少年苦笑的嗓音。「對不起喔,我們可以借一下這張床嗎?」手輕撫依舊是沉睡中的孩子,金髮的少年向他露出一抹微笑。      面對光源的那方向雨月總算能明白是誰在跟自己說話,是一位身高大概比自己略矮的少年,鮮黃的頭髮金亮與自身的黑髮截然不同,標準義大利人的深邃五官。坐著的床上有一名黑髮的小孩,長長的頭髮來看……是女孩嗎?      「那個……不行嗎?」   「啊!」移回思緒,朝利雨月直點頭。「當然可以啊,不過這房子的主人不是我,所以可能只有我住在這裡的時間才能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