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章之五 到訪

     「打擾了……」怯怯的說著,輕眨低垂的深紫眼眸,少女的聲音幾乎是細如蚊蚋難以聽清楚,要不是現在房間裡沒有一個人在說話,否則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她有開口說過話。   「克羅姆、千種、城島,麻煩你們走這一趟了。」嬰兒坐在矮桌邊墊高的坐墊上,說完他就跳下坐到了連大氣都不敢吭一下的褐髮少年頭頂,惹的對方哎了一聲。「坐墊就拿去用吧!接下來我們來談談關於六道骸失蹤的……」   「不需要!」大嗓門的金髮少年擠著鼻樑上的傷疤怒喝,這突如其來的大吼嚇壞了原本就很擔心出事的澤田綱吉。「我們馬上就走!」   「犬……」習慣性的推眼鏡,沒什麼精神的雙眼對上城島犬極為憤怒的淺色眼睛。「別把事情鬧大了,目前以找到骸大人為優先。」      這時候剛進忙就開口打招呼的少女連忙用她那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聲音勸犬。好不容易終於稍稍冷靜下來的犬只是啐了口,然後忍著一股悶氣粗魯的拉過坐墊坐在離澤田綱吉等人有幾步遠的地上。   而方才制止城島犬失控的柿本千種嘆出有氣無力的一口氣,和克羅姆一起拿了墊子坐好,不過千種與犬一樣,都坐在比較遠的位置,獨獨留下克羅姆骷髏和他們一點都不想靠近的黑手黨接班人們坐在一塊。      「大家都專心下來了嗎?」里包恩用那稚嫩的語調做輕鬆的開場白。「關於六道骸的消息,我前幾天拜託九代首領寄了封信去詢問復仇者。」      在提到復仇者這三個字時,他明顯的發覺那兩名少年的不悅和少女憂心的表情。他偷偷對面色刷白的克羅姆使眼色,告訴對方不會把是她拜託的這件事說出來的,這才讓少女呼出安心的氣息。要知道,萬一被另外兩人發現,那可不是犬嘮嘮叨叨個幾天就能解決的,說不定連一向平和的千種都會動怒。      「結果我已經先讓蠢綱他們知道了,所以就由你來說明吧!蠢綱。」踢了屁股底下的腦袋,里包恩無視哀叫的聲音做出無理的要求。   「欸?要我說?」澤田綱吉欲哭無淚,要向那朝他投擲殺意的城島犬他是要怎麼說明啊?如果沒好好解釋,想必他多災多難的房間又要受到可怕的破壞了。「……好,我說就是了!」但是這些拒絕性的想法在感覺到太陽穴冰冷的金屬實立刻收回。      無奈的替自己偷偷在心底抹掉兩行淚,於是開始對特地前來的三人闡述不久前得知的消息。            呆立於玄關那,他真希望眼前不是現實而是那喜歡玩弄人的人所製造出來的幻覺,這可能是他有生以來頭一次這麼希望被那少年狠狠的捉弄一番。這樣互相瞪視的沉默直到他後腦勺被一腿掃過撞上地面做為結束為止,不耐煩的嬰兒因位在樓上久久等不到下樓開門的學生,才會下來看看情況。   當擋在眼前的少年被他踢倒後,他也因面前的景象稍微愣了一會。      「六道骸啊……」   「嗯,是我沒錯。」訕笑,身後還背了一位昏睡中的獨眼少女,右眼上的骷髏眼罩隱隱散發的光芒,遭遮掩的瀏海掩過一些。   「那你背上的是誰?」里包恩冷靜的判斷出,眼前跟他對話的人絕對不是幻覺,不過這實在是太不合邏輯,荒謬透頂。   「哎呀?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側過身體,將少女放到玄關的木質地板靠坐著。「當然是……我可愛的克羅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