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章之六 意外

  在腦袋裡推論所有可能有的答案,甚至連「他再度越獄」都想過了,但就是沒有考慮到那一點,畢竟真的是太過不可思議,凡是腦代正常的人都不會考慮的答案,偏偏那就是唯一能解釋完整的理由。   澤田綱吉呆若木雞的僵在那,就連他的家庭教師也是沉默的,坐在他對面的少年用手支撐下巴聊賴的望向窗外,絲毫沒有為剛才脫口的話有任何表示,彷彿是在念一段生澀的句子,平板而單調。      「澤田綱吉,我可不是來看你表演發呆給我看的。」目光仍是望向外面,卻一語道破了那驚訝到臉部表情定格少年現在的行為。「其實我根本不想來的。」      既然不想來就別來啊!這是他當下想馬上說出的話,只是迫於氣氛實在是不能這樣說,因為曾經在未來之旅時聽入江說過,要是兩個同樣的人存在於同一世界的話……他偷偷瞄了一旁的里包恩,猜想對方會有怎樣的反應和應對。      「你確定真是那樣嗎?六道骸。」里包恩喝下手中的咖啡淡然的說:「還是你被自己的幻覺能力給迷昏了?」   「呵呵呵,真會開玩笑呢!被詛咒的嬰兒阿爾柯巴雷諾。」訕笑看似對那揶揄沒什麼感覺,但是澤田綱吉隱約看到他的眉梢抖了一下。      都這時間了還有心情玩嗎?欲哭無淚得很想奪門而出,要是到時後出事了自己絕對會遭受牽連,下場也不是普通的難看。      「啊……那還你怎會來?」才說出來他就後悔了,這不是廢話嗎?   「唉呀呀……看來你沒有把我說的給聽進去呢。」六道孩說罷便站起身準備抱好躺在床上的少女回去。   「我收回那問題,你不要走啊!」眼角餘光有著亮光在閃爍,他明確的了解那並非錯覺,而是家庭教師常拿來威脅自己的槍擊死氣彈,澤田綱吉納喊著自己可不想穿條內褲去阻止那人離開,第一是丟臉,第二是他會死的很難看!「骸你就……」      煙塵瀰漫剎時吞沒了他的話語,心中不安的感覺又多了幾分,那股詭異的氣息在狹小的房間內又加重了不少,足足是方才的一倍。   當霧氣退開後,只見兩位藍髮的少年對峙在牆邊,一位是整身的墨綠色制服,另一位則是穿著有些零亂的襯衫,雙方相同的異色瞳仁互視,藍映紅,紅映藍的交互注視,脣都掛有難以看清的微笑。   左手抵牆近距離的凝視相像的臉,眉間有居高臨下與要對方被迫服從自己的濃厚意味,右手用力壓在肩膀迫使那想離開的少年無法動彈。當然那遭到限制活動的人也不會輕易示弱,也不認為自己必須要遵從他,手緊拉著襯衫的領口上提,看那人呼吸不順就暗自偷笑幾聲。      「好恐怖的畫面……」發表了相當客觀的言論,澤田綱吉下意識的說道,幸好那兩人都還在互瞪對方,要不然被發現想必是一場災難。      鬆開緊壓的右手轉戰頭髮,扯的對方發出略有警告意義的笑。      「放開,我要回去。」手指收了幾吋布料,領子變得更緊。   「不准你離開,給我問清楚。」臉湊近幾分,手拉扯的力道也加強了些。      面對眼前越發不妙的氣氛,嬰兒似乎沒打算摻一腳,不過房間主人可不能這樣做了,要是不處理房間肯定會很淒慘。硬著頭皮,澤田綱吉走過去正要拉開兩人時,亂放的飲料罐狠狠的讓他摔倒,前撲時好像推到了某樣東西,抬頭後的當下他就覺得自己完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