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一步 篡記奪人

     聽聞自己的炸彈確實引爆了他心中難掩緊張,同身邊的人表現出慌張的表情,但浮現心頭的不乏一陣痛快,滿腦都是報復後的快感。碧綠色的眼眸看著從餐廳驚慌奔逃的學生們,忍不住露出諷刺的笑。   沉浸在那種感情之中的銀髮少年放鬆了戒備,並沒有注意到遠處的餐廳門口佇立得一行人,三人裡一頭雜亂白髮的少年目光直接的望向他的方向,特異紫色刺青下的是飽含詭念的微笑。手上拿的手機剛按下通話鍵,身邊帶眼鏡的少年搔動橘髮見那人似乎又要做什麼,不安的嘆口氣。      『呵呵呵……暫時把獄寺隼人監禁。』捏爛了電話,手遮半邊臉,指縫間透出的紅光血紅的嚇人。『不必處理掉,事後萬一有紕漏他可是很好的替死鬼。』            回想自己被對方約到一處地方的路途上,遭到了莫名其妙的突擊,不知打哪來的飛針扎進皮膚,細細的針頭上滲出的毒素麻痺了所有知覺,麻木的腿部支撐不了身體的重量踉蹌癱倒在地面。   逐漸昏沉的意識僅剩聽覺,叩叩的腳部著地聲響異常清晰,在昏過去之前他瞬間明白。可惡……竟然趕暗算我,用過就想把我拋棄是嗎?   對於那藐視眾人詭譎少年,服從的部下不過就是西洋棋盤上的棋子,更何況是臨時被找來的他?那更是一張可信手拈來又可任意丟棄的紙巾,要是己身沾到了不該有的汙穢,那也會是能輕鬆去除那髒汙的方便工具。      「六道骸……」牙癢癢的擠出那恨到心坎的名字。   「喔呀?沒轉過來還知道是我呀?」拍拍手,一派輕鬆的靠在門框上。      抽動鼻子,來人的身邊隱約可聞淡淡的腥味,鐵的鏽味鑽到鼻間輕搔引來嗅覺的輕微抗議,喉頭也常到被吸進的空氣中瀰漫的血味。      「你……剛才又做了什麼!」警戒的轉過身面對他退後了一些。現在身上沒有炸彈,該死。「還有,你說他是下任首領?」原本想偏頭看向腳邊,但是視線硬是對到了六道骸。      單手摟著毫無反應的褐髮少年,六道骸輕笑。就在獄寺丟出那些炸彈以前他動了點手腳,施以了幻術讓他誤認澤田綱吉的所在位置,想當然也就丟偏了方向,為了避免遭受爆炸的威力波及便將人從那邊快速的拉了過來,暫且抱住。      「沒錯,他是彭哥列的下任首領。」不見他有放開澤田綱吉的意思,獄寺感覺那老是不懷好意的少年有某種企圖,但就是沒辦法想出是怎樣的意圖。「剛剛差一點就能間接替母親棒一分仇了呢!怎樣,想現在就殺掉他嗎?」      眼睛凝視六道骸抱住的人,心境相當的煎熬。   他是害死母親的……老爸的同盟家族下任繼承者,想要替母親報仇,殺了這傢伙或許是一個前奏,只要他一死那勢必會打擊彭哥列家族,重挫威信,也連帶的動搖週邊同盟造成混亂。老爸那個日益衰弱的中小型家族一定會在這場動亂裡分崩離析,徹徹底底毀滅掉,當男人嚐到生不如死的痛楚時就是他替母親疏一口怨氣的時刻。   但……   他腦海中飄過不久前少年朝他投以溫和的笑容,在看見那微笑的瞬間他居然會有相信對方也無妨,那人是直得信賴的這種想法。   眉毛掙扎的揪在一起,緊咬的下脣幾乎要被咬出傷口來。      「別開玩笑了!幾天前是怎樣對我的?現在這樣是在耍我嗎?」煩躁憤怒的大吼。要不是手上的強力炸彈都被搜走,早就不顧一切的丟過去,恨不得能將對方炸到灰飛煙滅,消失的乾乾淨淨。   「啊,我可沒有這想法,因為耍你我一點好處也得不到。」六道骸發出嘲諷的笑聲弄的他氣憤難當。「到是這小子,儘管我來這一趟不是為了要找他,但計劃提前也不壞。」他和他們的事情想必已經被發覺了吧?那有必要做些更改了。   「計劃?」獄寺雙眼不離六道骸,戒心頗強,同時也注意到那傢伙和他之間的相對位置對自己非常不利。      要是他想溜走,那很簡單,若是自己想逃,那非得經過那扇門,除非要從這裡的窗戶跳下。現在想想,自己連這層有多高都不清楚,冒然賭一把太危險了。      「不能說,不過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呵呵呵……」正如獄寺隼人的預想,他抱起了失神的澤田綱吉一踏步,就快要離開了門邊……      一道銀光弧度犀利的劃破半空,湛藍如海的髮絲被削斷了幾許,散落於空氣中緩慢落地成為塵埃的一部分,偏頭閃過時異色瞳眸眼角餘光睨著來者,穿過了那支散發冰冷剛氣的銀拐,和那對蘊含暗暗殺意的黑曜石眼眸四目相交。   收緊手臂穩住懷裡的人與重心,跳了一些距離後顯露著一副原來如此的輕浮笑臉,和對方冷漠正經的臉龐成了強烈對比。      「唉呀……看到獄寺隼人在這裡,那我該想到的。該說好久不見了嗎?」六道骸改用左手抱人,右手幻化了三叉戟的戟身。「雲雀恭彌。」   「跟你沒什麼好說的,給我放下草食動物。」提拐在胸前,黑髮的少年貌似隨時都能衝上前去賞六道骸一頓拐子。   「是使命感嗎?還是責任?可惜的是,對我來說在計劃之中少不了他。」此時右手腕一轉,戟尖恰巧對上了接近的綠色眼睛,只差了那麼幾公分。「想趁機偷襲可沒那麼容易啊。」   「嘖!」      二對一的情況下,陰沉的深褐雙眸無意念的聚焦前方,他隱隱嗅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