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時之十 場所

     面無表情的直視前方,無所畏懼的看著眼前穿著上好質料西裝的中年男子,淺色的短髮搭上淡淡的藍色雙眼,讓皮膚略顯蒼白的他的輪廓感覺十分模糊不清,帶點年少的臉龐因此難以瞧出少年當下的情緒。   淡漠的一切,不論是態度亦或是眼神面情,都彷彿是對世界了無興趣一般。其中也包含了,那抵在後腦勺的槍口。   沒有害怕的情感,他不需要,再也不需要了。      「我問你問題,你點頭或搖頭來回答我。」男人雙臂放置胸前的桌面,兩手手指扣著。「聽到了嗎?了解就點一下頭。」   「……」依舊保持默不作聲的態度,沒有絲毫表情的牽動,眼睛直直的跟他對望。男人在少年清澈的眼瞳中看出了高傲、孤獨。      苦笑,看來是一個不怎好馴服的野馬呢!   但是沒關係,他有的是耐心,他相信他可以和對方消磨的。      「我有詢問過現場身負重傷的人員,他們一至是說你是殺手,是黑社會派來暗殺我的。」在提到黑社會這字詞時,他瞥見少年表露出極為厭惡的眼神,儘管稍縱即逝不易察覺。「他們是這樣說的,所以我要問你,你是嗎?」   「……」      見少年不肯回答,只是注視著他不打算做任何回應,男人無奈之下只得繼續他的話題。要是因為這樣就退縮,放棄試圖了解這孩子,那這世界該怎辦?身為領導者,他必須懂得耐心及毅力並且永不放棄。      「你想呢?他們說的是對的嗎?」他嘗試了另一個角度去探詢。「我該相信嗎?我想聽聽你的答案,你能開口跟我說嗎?」   「……」挑眉,嘴唇在臉上描繪出的弧度沒有任何變化。   「我應該是要信任部下的,但……」就在這時,他聽到少年拉拉嘴角發出的嘖聲,充滿輕視不屑的意味。      同時間,舉槍指著他的男子抬起手,狠狠的用槍柄朝少年無妨備的後腦勺重重一擊,被打中造成的衝擊使他身子微微前傾,而後轉過頭來用青色的眼瞪向對他施暴的人,剛才往前不小心撞到桌角的鼻頭泛起血絲,下脣被門牙咬出的傷口也開始流出鮮紅。      「住手。」男人見狀,連忙制止還要繼續施以攻擊的男子。「我門是要進行質詢,不是拷問。」   「可是他……!」   「別說了,否則我就要你滾離這間房間,順便滾回家裡不用再來了。」      有些不甘心的閉上嘴,禁聲。      「對了,我還沒說完呢。」將視線轉回少年身上,男人彎起一抹微笑。   「……」呸掉口裡的血液,掛有血痕的嘴巴勾勒著冰冷的情緒,稱不上憤怒,依然是淡然與漠視。   「即便他們是我必須信任的下屬,不過我決定不採信他們的說詞。」說到這,少年稍稍洩漏驚訝的表情。「誰能保證,他們說的一定是實話?我調閱過監視器了,很明顯是他們有錯在先,我不久前解除了他們的職務。」      一派輕鬆的語氣說著,中年男人再度朝他展開笑容,長相不一樣……不過卻給了少年似曾相似的感受,他依稀記得,那人的父親,也就是收留他的男人也曾經對他那樣笑過。            『怎麼了?』行動不便的人經由金髮少年的攙扶走下大宅的樓梯,正好看到庭院中互毆的兩個小男孩。『不可以打架。』   『是這傢伙擅自闖進來的!還攻擊我!』紅髮紅眼的男孩怒氣沖沖的揮掉另一位男孩拉緊他衣領的手,指著鼻頭就是連聲的抱怨。   『……』沒有一句辯駁的話語,渾身淡色的他沒多說什麼,僅僅上揚端正的臉龐望向阻止他們的男人。      男孩一身單薄的衣裳憑風而擺動,破舊的樣子。   男人注意到了那漠然的神態,面對別人的指責並沒露出生氣或失落等的負面情緒,也沒有絲毫高亢的反駁動作,那姿態令人不禁多留心上幾分。   乾淨,像是透明無雜質的清水,氣質猶如一潭深淵,沉靜無痕。      『父親,一定又是他去招惹人家。』站在一邊的金髮男孩如是說著,被說的人低下頭抿嘴,被說中的表情寫在臉上。      示意兒子協助自己下樓到了兩人扭打的地方,男人略微吃力的蹲下身體與一頭淺銀短髮的男孩平視,失笑。那笑容裡沒有任何對自己服裝簡陋的鄙夷嘲諷,而是難以說明的……他後來了解了,那就是所謂溫柔與理解的笑顏。      『有地方住嗎?』男孩輕輕搖頭。『那要不要,住在這裡呢?』            當他回過神時,視野被一隻揮來揮去的手擋住了大半。      「我還以為你睡著了呢!」莞爾,男人收手坐回椅子上頭。   「……有人會睜眼睛睡覺的嗎?」來到這的頭一次開口,就是沒有一點禮貌的回嘴。他的手方才悄悄的握緊,因為想到了那個收留自己多年的人,以及在那相處的時光,那些回憶現在想起來都讓他挫敗。   「那你,想待在這嗎?」沒有因對方頂嘴而生氣,男人溫柔的雙眼看著他問道。「如果想的話,是否能跟我說你的名字呢?少年。」      愣了,天藍的眼剎那瞠大,心想這人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自己攻擊了他的人,還打壞了不少東西,結果竟然不是懲罰,是向他提出邀約式的問句。   真的和那大宅中的男人很相似。      「阿諾德。」這是那人的孩子,滿臉天真給人溫暖的男孩替他取的名字。「我的名字是阿諾德,老頭。」   「怎叫我是老頭啊?我好歹正值壯年。」無奈的發出笑聲,大手搓揉阿諾德的短髮,瞧著他擺明不喜歡的閃避動作,笑的更是厲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