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三十、執著

     被少年拉過衣服,男人訝異的低頭看向滿臉驚異的他,只見雲雀張開口像是在對自己說些什麼,很少見過他那樣急迫的表情,但唯一古怪的就是……居然聽不見對方的聲音?      「雲雀?」伸手拍拍那有點蒼白的臉頰,他低低的問。      慢慢的那隻揪緊前襟的手放了下來,深潭般的眼底波動極大,彷彿有某樣事物震懾了他。是怎樣的東西才能讓他露出這樣的眼神呢?男人擔憂的想開口安撫,卻在開啟脣的瞬間被一股衝擊打中側腹,先是麻痺的感覺,再來就是無止盡的陣痛及噁心感。      「誰!」回頭,不料下一秒冰冷的金屬抵上了自己的下巴,又是一擊。「……呸。」緊急一刻挪了點方向,但是臉依舊遭到攻擊,口腔裡充斥血味。   「你給我安靜的看著。」記憶中清秀的身影再度出現,面容的部分還是一片模糊,纖細的雙手持有銀拐,上頭沾上了些血跡。   「憑什麼。」惡狠狠的瞪過去,厲色的鳳眼尖銳異常,不過那人似乎不受那種迫力所威嚇。男人目光移到了那來者的手,再熟悉不過的武器竟然他也會有。      突然間周圍霧氣迸散,他在的地方依然是那間清冷的房間,被單被雲雀隨意拋開棄置在床上,有部分落到了地板,午夜的月光清晰的照亮窗邊的床鋪。他凝視那張床,頭一次覺得那地方很單調,沒有虛弱的雲雀躺在那目送他離開,床是顯得何其冷清寂寥?   剎那睜大眼,夜晚色調的眼瞳閃著相輝映的銀輝,雜亂的腳步聲後人立刻跪上了床,手撐在上面,先是不可思議的輕輕觸摸,接下來便是抓住床單,緩慢的,手抖的微弱。   抬頭面對窗口的夜色與天上的月亮,男人的眼矇上了迷茫。      「……怎麼會晚上了?」他手掌緊貼少年躺過的地方,那裡殘留的些許餘溫漸漸散失。「床上還有溫度,我送他回房時間不到中午,要是真過了那麼久床不應該有他的體溫才是。」      時間過的快速嗎?絕不可能會是這荒謬的答案。            退後幾步,稍縱即逝的驚慌立即抹消在他的臉上,神態異常的淡漠。      「你是誰?」   就算現在說了,你也會忘記。   「我要你說就給我說。」白皙的手一探入衣服,馬上拿出了一對拐子擺好架式。「我想知道……這跟那男……雲雀恭彌有關吧?」自己的名字從嘴裡說出,就是有不自在的怪異,彆扭的令他說完話後撇了嘴。   ……別抱持太大的期待,否則……      那相同長相的少年扔過那件衣服,漆黑的顏色在空間中非常突兀。他這時才注意到旁邊的情形,腳明明穩穩踏著但腳下不見一絲陰影,素白的色調讓人視覺貧乏分辨不清楚距離感。      同樣的事,是會再發生的。   「同樣的?」伸直手張大掌心,雲雀前進了一步恰好接住了男人以前來見他時常穿的大衣,上頭佈滿雨水沖洗退色的斑塊,也有雨天的潮濕氣味,縫線處有點摩擦造成的毛邊。「……有他的味道……」      手捧那件衣服,雲雀低下頭檢視它,手指滑動之下的觸感是真實的,男人的感覺稀微的附在這裡,恍若櫻的香味淡薄而顯著,獨特的……   他不禁收緊手臂擁著那件大衣,碰觸它的手顫抖的快要讓那衣服從懷中墜落,先是不明所以的一陣鼻酸,最後是將臉埋進那老舊的衣料裡吸取淡淡的氣味,爬上淚水的臉使的布料微濕。雲雀著魔似的用臉摩娑粗糙的表面,那男人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他無可自拔。      唉……      那人,沉重的嘆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