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章之七 爭鬥

     掛著一臉無奈的疲倦笑容,想辦法彎起褐眸擺出笑臉來送客,站在門外的兩名少年依舊是有些擔心的看向他,尤其是銀灰頭髮的少年更是想一把掙脫架住他的人衝進去。      「第十代首領!我應該留下來幫你的……」因為被山本拉著往回家方向拉,獄寺的大喊聲音越來越遠,澤田綱吉只能揮揮手道再見。      當他關上大門時,站在身後的是剛從廚房出來的母親奈奈,手還拿湯勺底在下巴和藹的對他招手。腳邊的幾個小孩則是興奮的克制不住,紛紛先丟下奈奈和他去跟人在餐廳的碧洋琪吃飯去了。      「阿綱,可以開飯囉!」   「媽我知道了,里包恩呢?」想到家庭教師在那樣的情況下還可以睡,他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得獨自面對彷彿戰場的房間。里包恩他該不會還在睡吧?   「他已經在餐桌上了喔!」      那傢伙這時後就醒了來嗎?那剛剛吵的震天動地怎沒有醒啊!      「對了阿綱。」母親轉身回餐廳時突然想到,疑惑的問道:「樓上的震動是發生什麼了嗎?你們剛才一群男生玩得好激烈喔!」   「呃那個……媽,你暫時不要到我房間。」尷尬的搔搔頭,心中拼命祈禱那亂象還沒被發現。      沒有多問,奈奈一向是很容易相信別人,更何況是自己的兒子?於是只是說聲「阿綱長大了呢」就微笑就走到餐桌那替藍波一平夾菜。   嘆口氣後澤田綱吉踏上樓梯先到了房間門口,拉開門時他立刻感受到一股涼風吹過。焦黑的床鋪,坑坑洞洞的地面,碎道七零八落的矮桌早就屍骨無存。門戶大開的窗戶已不見窗框,風正自那大了兩三倍的窗口灌入,焦煙粉塵被淡去許多,但還是能聞到稀薄的煙硝味。            『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不等澤田綱吉做結尾,一頭亂髮臉上又有疤的狂亂少年氣的暴跳如雷,無法喝止的怒吼聲好像衝擊波一樣襲擊在場的每個人。   『嗚啊──!』還傻愣愣的時後,領子就已經被犬給高高舉起。『等、等一下,城島犬你先冷靜……』澤田綱吉驚嚇的手腳在半空中揮舞,一旁的山本努力想勸對方,獄寺掏出炸藥就扔了過來。   『你這混帳!放下第十代首領!』獄寺你這樣會連我一起炸掉啊!      在場的,除了開始翻書閱讀的柿本千種及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的客羅姆骷髏外,全都加入了那場混戰。里包恩沒有開槍制止那些血氣方剛的少年,自個慢慢爬上吊床睡覺去,對朝自己不斷發出求救的學生,他丟下「嬰兒需要午睡」塘塞無端被捲入打鬥的澤田綱吉,想當然爾,房間迅速成了斷垣殘壁。   鼓起勇氣的克羅姆總算是拉拉千種的衣角要他阻止犬再鬧下去。淡淡瞟了紫髮少女一眼,推了眼蓋面情的厚重眼鏡,他用溜溜球發射的毒針做為這場鬧劇的句點。最後是克羅姆和他半拖半拉將中毒的犬給帶回去,這才讓房間免於被夷為平地的恐懼。            關上門,他完全無法想像要如何才可以完全修復自己的房間,而且心中對於六道骸失蹤的情況更擔憂了。儘管目前克羅姆依然安好能證明骸沒生命危險,不過並不保證他人在安全的地方。      「唉……真希望早點解決,骸他人到底去哪了?」咕噥,澤田綱吉踏著沉重的腳步下樓吃飯。            近距離品嚐對方的氣息,相同的味道不斷在彼此間膨脹,時間忍不住也跟著趴倒在地上少年的目光一同佇足在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